【Journal】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致辩论

作者:高雪华   编辑:  2016-12-13 21:26:24

分享到:

今年的辩论赛如往年一样,在开始之初就迎来了一波退赛者。我们却好像失去了去年的愤怒与焦躁,变得有些从容与麻木。在经历了去年之后,面对这种结果好像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可有些事,预见到,是一回事。若是想要阻止,又是另一回事。我问身边的一个小孩,你们为什么不想打辩论了呢?她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因为我害怕。


我常常在想,我们到底是在害怕什么呢?是害怕得不到还是害怕会失去,害怕自己没有打辩论的天赋还是害怕最后的努力会付之东流?我看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忽然感觉有些慌张,好像一下子找不到一个方向。我看着周围的人朝着自己的目标越走越远,内心焦躁,却又无可奈何。



不是没想过要放弃辩论,也不是没在压力下躲在楼梯间里捂着嘴哭。那些痛苦折磨都曾经经历过,可等咬咬牙跺跺脚熬过来眼前的坎,又好像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样欢天喜地地奔赴下一个目标。  


在很多人看来,我在准备辩论赛的过程,等同于一场精神自虐的行为艺术。但在那段时间里我始终很有优越感地认为,那些不明白我为什么喜欢辩论的人,永远都不能理解那种思辨的快感和舌战群儒的酣畅淋漓。


他们不了解辩论队,所以不懂得其中的奥妙。而作为世界上了解跟亲近他的人,我却清楚知道他所有的好。并且至今,那些我迷恋辩论的原因都仍然有说服力。


为什么要辩论?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想要倾诉的欲望,心里有些话,想说出来。也许不一定是为了告诉你,也许有些话,有些道理只是为了告诉自己。


因为鱼刺卡过喉咙你却还是喜欢吃鱼,满口蛀牙你却还是嗜甜如命。他弃你于千里之外却还愿为见他走遍千山万水。


多年后的我,还能否记得现在的心情,用心写下每一句话,讨论每一个论点,斟酌每一个细节,希望赢得一场比赛。那些我们曾一起仓皇走过的道路,隔了一段距离再来省视,却能觉出一丝甜蜜的酸楚来。当年的失,竟然成为今日的得。在今日回头看去,也只见苍苍横着的翠微,不再见愁容了。



每打一场比赛就像走进一座迷宫,无论碰壁还是顺畅直行,从头到尾都得我们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熬下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每天都在纠结,想时间走慢一点,又想早日走向解脱的终点。终点也许没有鲜花与掌声,只有一阵穿透我们的烈风。也许每个打辩论的人都要经历掏心掏肺地付出,然后换来失败而归的结果。“外人看我们永远都是比赛的胜负,他们看不到准备的艰辛,更看不到我们背后的故事,这些东西注定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更让我们在这里成长。”


打辩论

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每一场辩论都能让你的情绪低落或者高涨,神经病一样,他能成功刺激到你的每一根交感神经。他不断刷新你的思维,让你认识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自己,他能让你接触到一个你以为这辈子也不会接触的领域,让你爱上一种你以为这辈子你也不会喜欢的体验,改变一种你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习惯……或者别的种种。而这时候,你才真正了解你自己。似乎这世间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从此为你打开,而你,或许感到新奇,从而享受,又或许并不喜欢。


此时的你才完整。


于是,当你终于身经百战,淡定从容,离开辩论的时候,这个新的你会淡定地把那些辩论的日子,深深地锁进回忆里,然后再安安静静,死心塌地,选择一个平静安稳的职业,过完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一辈子。


当我真正理解辩论的时候,我才恍然明白,一个真正的辩手,并非都是强势的咄咄逼人的,相反她可能是温柔的,微笑地,韧性的,不紧不慢的,沉着而淡定的。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我们在打辩论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在跟自己和解,就是接受,接受是成长的第一步,之后还有疼痛,离别,以及经历的种种。最终,都会变成低眉顺眼平淡安静,活成了一尊喜滋滋的像,然后给这个取了个名字,叫做成熟。可惜在故事的最后,我还是不得不离弃他。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环境的变化,压力的增多……都会让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权衡,最后离辩论越来越远。


可我会永远记得那段时光,因为我们曾真诚而专注,可以无愧于心。我们曾是朋友,队友,对手。因为分享过共同成长的那么多年,都因对方的存在而不觉得人生孤单。人们大都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很少有人能够善始善终。虽世路无穷,劳生有限。可幸而韶华未央时,知音已觅处。


真正的感情或许就是如此,打一场辩论,并不一定要什么输赢的结果,或许就是最好的结果。我们曾并肩,共同经历过那些美好的时光,心里永远惦记着那段时光。哪怕岁月也不能分开。



我在看金庸的旧版《倚天屠龙记》时,看到结尾处说,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我想起在大一的时候,在那些充满了阳光的长长的下午,我们一群人围坐在知新楼1001的长桌旁,无所事事,也无所畏惧。只因为我们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有一种永远的等待。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气馁的,因为,我们还有那么多一起要走的时光,而你,一定会来。

 

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