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像 | 我的重组家庭不是《家有儿女》

作者:李雪美   编辑:王子戌 苏雅筠  2016-11-16 22:23:53

分享到:

是你狠狠把我
一夜之间变成了大人


“我叫夏雨。”“我叫夏雪。”“我叫下冰雹。”

我们是看着《家有儿女》长大的,能够拥有这样一个温馨、热闹、有趣的家庭是一件多么幸福且幸运的事。

在镜头里,这个重组家庭无非是打乱的序列,再次因为爱而组合。可是现实中,新的长辈和孩子之间的磨合,往往不是“换一个人来爱你”那么简单。


b8b73ba1gw1f9sz8n3zosj20ri0jgjss.jpg


【正文】


不得不承认
有他们的家更完整


认识小星是在小学时,刚刚转学过来的她,扎着两个小辫,圆圆的脸和挺好听的嗓音吸引了我,不知不觉就走近了些。小学时期的记忆已经模糊,但考试前小声给我唱《月亮船》,以及体育课上突然把我拉过去淡定地说“我爸爸好像喜欢上别人了,我看见了,和另一个老师。”

一句小声说出的话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每个人的家庭都是不同的。当时的我不知所措,不懂安慰。也是从那时起,我才知道大大咧咧的她竟然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父亲,如此敏感和细致。

初二时,听说小星的爸爸再婚了,女主角不是童年时看到的老师,而是只比她大十岁的女人。“刚到社会打拼,内心很单纯的女孩”小星这样形容道。

刚重组的家庭,热闹温馨,死气沉沉的家突然变得生动起来,年纪相差并不大的继母经常给她买各种漂亮的扎头绳,“我简直喜欢得要死”。两个人经常聊一些少女们的“矫情”话题,说到伤心处,还会抱在一起痛哭,宛如姐妹。“妈妈”这个角色以不同于传统的形式给了小星更多的爱和陪伴,安定了这颗脆弱敏感的心。

好景不长,生活开始柴米油盐,时间挖凿出了两人心中的鸿沟。继母对小星而言从可以交心的朋友变成要保持距离的大人,再变成弟弟的妈妈。“她会因为我花钱多去给爷爷奶奶告状,却不直接和我说;她会以主人翁姿态指责好脾气的奶奶;她会在我朋友面前说我坏话,丝毫不顾我的面子。”

矛盾开始越来越多,冷战经常发生。尝过甜头后又再度失去,弟弟的加入也夺走了很多关心,她又成为了那个被遗弃的人。她开始疯狂追星,翘课,写假病历的假条……也常常和爸爸发生争执。

“追星是我那段时期最大的信念和支撑了。”高中时期的她倔强地想做自己,但在父亲眼里,所有抗拒都只是“不懂事”,争执也常变成挨打。

多年过去,小星开始慢慢接受这些一般家庭也有的大小矛盾。离开家去上大学后,奶奶生病住院,只有继母陪伴鼓励父亲。她突然明白,只有这个经常让她烦躁的、多嘴的女人才是一直陪在父亲身边的人,而在小星最需要陪伴的青春里,她也曾是灿烂的阳光。

“其实她和弟弟让这个家变得更好了,没有他们,家好像就不完整了。”

 

b8b73ba1gw1f9sz8vzgxxj20ri0jgq51.jpg


即使想要糖
我也不能哭



小林的升学宴,也是她妈妈再婚的日子,两顿酒席一次办了,算是一个简单的仪式。妈妈一身简单的红衣,继父一身西装,敬酒吃饭,酒席结束,一个重组家庭也就正式成立。

爸爸妈妈是老人介绍认识的,有点“定娃娃亲”的意思。完全不同的世界观导致经常争吵,走到了离婚,现在都各自重组了家庭。 

小林和小源是一对双胞胎,父母离婚后都跟着妈妈生活。三个人的生活虽然比较艰辛,但小林和小源似乎更喜欢这种生活。每天都能和妈妈看电视,说说话,家里不再有争吵,患得患失感也没有了。小林说,那是她最喜欢的时光。

重组家庭后,妈妈住到了继父家,大学假期回来,姐妹俩还是和之前一样住在外婆家。生活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变化,却还是有了很多磕磕绊绊的“小心思”。“住外婆家总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但住妈妈那边确实不舒服,感觉我们依然是没有家的。”

与其他重组家庭不一样的是,他们似乎算不上是“家庭”。没有长期住一起的经历,“有的只是多了一个陪伴妈妈的人,偶尔会给外公外婆送点补品,一番甜言蜜语将外婆的心完全俘获”。

但是,对小林而言,继父的关心更多是口头上的客气。外公生病了,他只会说要带外公去检查,但没有一次行动。而对两姐妹的关心更是及不上对自己女儿的万分之一。

即使心里有诸多不满,但为了家庭和谐,很多话并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来,“至少他对妈妈挺好的。”

继父年纪比妈妈大一些,是个小生意人,女儿也早早辍学生了孩子,但是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经常要去北京治疗,整个家的重任都放在继父身上。相比之下,小林和小袁显得省事多了,重组家庭并没有给她们带来更多的爱和关心,反而剥夺了很大一部分的母爱和陪伴。

重组家庭更多时候意味着累赘的增加,就像小林常说的“妈妈好累,好心疼”。为了帮妈妈减轻负担,小林常将许多琐碎事务揽到自己身上。她是这个家里隐忍、沉稳而又让人安全感十足的小孩。

有句话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可是糖也会有不够分的一天,懂事的孩子只能收起眼泪,以为不在意是否拥有,就不会失去。

小林不喜欢放假回家,她说“学校才是最舒适的地方。”


b8b73ba1gw1f9sz89odoxj20ri0jggn8.jpg


她的确是个好妈妈
但却不是我的


在外地读书的诗诗接到了堂姐的电话,电话里说,“你爸爸又娶了一个老婆,就是今年十月一,办了一桌酒席,请了些亲朋好友,你不知道吗?”她愣了一会儿,心里五味杂陈。

寒假回家时,继母带着她二十三岁的儿子住进了诗诗家。妈妈去世之后,诗诗的脏衣服只有两个去向,洗衣机和自己的小手,所以当她看到继母给儿子洗袜子时,扭头就往卧室跑,安静地哭了一场。

诗诗记得每个细节,继母做好饭后只喊她儿子和爸爸去吃,只给爸爸和她儿子洗衣服,只打扫爸爸和她儿子的卧室,买了水果也只放在爸爸和她儿子的房间里。她像这个家里的隐形人,羡慕这份幸福,却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爸爸不在家时,继母和她儿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嗑瓜子,诗诗觉得这个场景好熟悉,仿佛就在昨天,她还和妈妈一起坐在那里,做着同样的事。

继母给她儿子的温柔,对诗诗而言就像一把刀。这份她求之不得的母爱就这么明晃晃地摆在面前,却一刻也不属于她。

诗诗想把这些小情绪告诉爸爸,可是每当看到他花白的头发,想到继母对爸爸的照顾时,话到嘴边又咽下。


b8b73ba1gw1f9sz8kbutjj20ri0jgacj.jpg


【最后】


世间百态,没有人能规定家庭应该是什么样子,分开和重组都是为了过得更好。

有阵子,网络上大量转载关于原生家庭的文章,长大后的我们也纷纷开始探寻自我之路,了解匮乏感的根源,对家庭、家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可时光匆匆,似乎已经回不到再生长的时候了。

那些父母秀恩爱的高甜点滴收获了大量点赞,我们都很愿意被父母秀一脸恩爱,但现实可能并不如意。

没有家庭坚实温厚的臂膀守护,总是缺少那么一点底气。看到别的家庭和谐的生活方式,才突然意识到,原来家庭还可以是那样的,像困守在枯井猛然见到的阳光,有点闪亮过头,让人心生羡慕。

“家有儿女”式的家庭关系在现实中的确存在,这至少说明了,爱是超脱于家庭形式的。因为缘分,这个“别人”往往是生育你的父母,但有时,她可能是刚刚走进你生活的叔叔或阿姨。

但是,我们付出爱,是基于善意,基于同理心,基于我们也渴望被别人爱着。我们需要别人,也希望自己能被需要,似乎只有这样,才有真实感,才感觉自己真真切切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这样看来,爱的形式好像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如果能被温柔相待,我祝贺你的幸运,也希望你回报以爱;如果你不幸遭遇痛苦,那我希望你以善和爱重新开始,给未来的孩子一个温暖厚实的臂膀。

亲爱的宝贝
我想给你最多更好的爱
亲爱的爸妈
只要你快乐我并不委屈

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