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像 | 今天,他在山大送了4500件快递

作者:王子戌   编辑:陈天然 苏雅筠  2016-11-13 22:12:29

分享到:

双十一的第二天

是快递员的天下


阿里巴巴双十一成交额最终定格在1207亿元人民币,周五凌晨,成交额仅用6分58秒就突破100亿元大关,2015年则为12分28秒。

11月12日凌晨两点,张师傅来到圆通快递转运站,开始帮同事分拣快递。他今天将在公司和山大间往返6次,晚上10点回家。

这样的作息至少还将持续5天。他眼神疲惫,眼睛有点红,像是没睡好。

11月13日中午12点,十号楼下的快递绵延不断,一边是熙熙攘攘等待取件的学生,一边是几个快递员穿梭在快递堆成的小山间。

朋友圈的公众号又一次开始痛斥物欲横流和消费主义,但张师傅没有时间看,公司里的快递快要爆库了。


2333.jpg


【正文】


我们冻成狗

他们热出汗


第一次见到张师傅时,他正在扫描派送完成的快递单。随后,他又蹲在一个小桌子前,填写寄出包裹的信息,把快递单分类整理好,认真得像个学生。

他是中心校区圆通快递的配送员,别人都叫他张哥。

几乎每次见到他时,他都在不停地干活。去找学生要取的快递,打电话询问不来领件的同学,给寄出的包裹称重,扫描,分装,整理。他凭借自己的干练应付着面前上百份的期待。

快递工作非常辛苦。早上6点到公司,8点载着满满一车快递到山大,中午1点再回公司取第二批货,并赶在两点前回来,然后一直做到下午6点,晚上7点半回家,一天的工作量将近12个小时,全年无休,除了大年三十到初四上午。“不加班根本不行,不加班就送不完件。”


2222.jpg


他的忙碌好像永无止境,以至于每一秒都必须善加利用。中午,在圆通转运点,他把要寄出的快递迅速搬进仓库,然后跳上车,轰的一声油门把车开到另一个仓库,急刹,跳下车,把第二批快递一件件搬到车上,然后上车,调头,开回山大,整个环节一气呵成。

“11月的天气,我都出汗了。”他说。

问他公司是不是有时间上的要求,他说:“公司没规定,但我必须赶在两点前回来,不然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要发短信通知学生,发完短信差不多3点了,就有学生陆陆续续过来拿快递。如果我5点才到学校,但学生只有3点有空,那他们怎么拿快递?而且,我们也需要空余一点时间休息一下,调整调整。”

张师傅喜欢在车上听收音机,车后是塞得满满的快递,他在驾驶座上不时加大油门,像一个赶路者。

中午的时候,他和几个同事支个小桌子,摆几个小板凳,坐着吃外卖,又不知从哪里搬来一个桶装水,这就是午餐。

有一次张师傅接到一个很重的快递,他专门把车开到明德楼旁边,方便那个女生来拿,“那么重的件也不好意思让人家过来取嘛。”


555.jpg


在山大送快递,是最快,也是最慢的。“下课之前一个快递也拿不走,下课之后全部拿完。”给校外送快递,可能上午11点就送完了,快递员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但张师傅要和学生们的作息配套起来,“一天也闲不着,整天都在忙。”

寒假学生基本走空了,但还是不能回家休息,有一个快递在,就要送。去年,大年二十九,过年前一天,张师傅跑了40多公里,从家赶到公司再赶到学校,就送了一个件。他也会在凌晨两点,接到询问快递情况的电话。公司规定手机24小时不许关机。

张师傅说,在山大送快递,最怕的就是冬天,太冷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多穿衣服,戴帽子,戴手套。下雪的时候,就挪到十号楼对面的凉亭里边,但是地方太小了。“我问过学校,能不能租个地方给我们,但是根本没有,花再多钱也没有,学校不提供快递员发快递的地方。”

2012年,张师傅从朝九晚五的公司辞职,“工资少,其实主要是自己不想干了,太安逸了。”那时物流行业刚刚兴起。而现在工作压力一年比一年大,但收入也在逐步上升。每派一个件五毛钱,四年下来,他已经在济南买了房子。

当被问及这个活要做多久时,他说,如果以后再去坐办公室,不又回到以前了吗?坐办公室的活,我不是干不了,是不喜欢那个氛围,送快递没什么不好,没有心理压力,我只是比其他人少一点时间而已。

“我就想继续干下去,把这个事干好。”

张师傅有个六岁的孩子,周末天晴的时候,他会把老婆和孩子带来学校玩。在家人的陪伴下,做着喜欢的事,这或许是他生活中最幸福的时刻。


44444.jpg


我不是大学生

却成了天天上大学的人


张师傅身后,是送唯品会快递的尹哥。

他的作息时间和张师傅相似,朝六晚十,一年休息五天,每天在送快递的路上花五块钱随便买点东西将就着吃。

他以前是个水手,人们口中“玩儿船的”。出海一次往往几个月都回不了家,自从有了孩子后,想要稳定下来。他们全家从滨州来到济南,现在“玩命赚钱,都是为了孩子。”

尹哥刚来济南,人生地不熟,好工作不好找,不好的工作挣不了钱,养不起家,所以趁着年轻干起了快递员。在他看来,快递行业虽然辛苦,但是赚钱多,算是个过渡职业,准备等过几年稳定了再找其他的活。

他说,快递员这个职业不能长期干,也是个青春饭。工作压力大、又苦又累,在学校里守点等人来拿轻松些,送小区的件要一个一个送。“济南都是些老小区,一个一个地爬楼梯,一天下来真的很辛苦。”


111.jpg


唯品会的货比顺丰、圆通少很多,一般每天七八十件,双十一会翻两到三倍以上,但快递多的时候,派件的提成就变少了,“双十一玩命干,也才七八千。”

他看着来来去去的同学,说道:“高中时我成绩也不错,能考500多分呢,只是一本上不了,二本又不想去,就耽搁了没去上大学,现在竟然成了天天来‘上大学’的人。”

很多时候,中午派完件休息时,张师傅会把尹哥喊过来,一群人坐在一起抽烟,聊天,时不时爆发出笑声,像几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

如今物流行业如日中天,而近邻宝、速递易等快递柜企业也在快速兴起。快递员若是把件投到快递柜里,由客户自取,无法获得派件提成。快递柜和网点快递员在职能上的相似,给快递员行业带来不小冲击。“近邻宝曾经通过学校想和其他几个快递公司合作,说是合作,其实就是来抢我们生意。” 

近邻宝的出错率偏高,快递员手动输入电话号码,然后由机器发短信通知,如果输入错误,收到短信的人通过密码也能直接把快递领走。但菜鸟驿站作为阿里巴巴的产品,能直接获得快递单号和客户手机号等信息,出错率较低,而且不向快递员分取派送费。“只有马云是真正和我们合作的。”张师傅说。他们似乎对马云有出奇的好感。


3332.jpg


无法想象

没有他们的双十一


张师傅的车路过学校岗亭时,总是客气地和保安大叔打招呼,挥挥手,就能放杆。不同快递公司的快递员们,和他们竞争的近邻宝,与他们合作的菜鸟驿站,整个物流体系,好似校园里的另一个小社会。

他们只是社会分工中普通的一部分,是O2O巨大产业链条中的一环,是永远不会被历史记住的一群人,他们和所有普通人一样,忙碌,辛苦,兢兢业业。 

但每次看见张师傅充满干劲地把一个个包裹装到车上时,看见尹哥为了自己的孩子骑着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时,总觉得,他们的人生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辛苦”下的众多个体。

“每天早上6点,看见公司里那么多快递,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把它们全部送出去,不然要我们送快递的干嘛?其实快递没什么好报道的,辛苦一点而已,没有想象的那么极端,就只是一个工作。干什么不辛苦?干什么都很辛苦。”张师傅说。


43333.jpg


【最后】



他们没有985、211的学历,更算不上电商时代的利益既得者,但他们从不自怨自艾。生活虽然艰辛,但他们不需要同情。相反的,这种充满激情的上进和谦虚乐观的姿态,让人肃然起敬。他们并不伟大,但却不可或缺。

四年前的张师傅或许不会想到,今天的物流行业是这样一番景象。这个世界瞬息万变,有的产业在逐渐衰退,有的产业在蓬勃生长,无论是坚守者还是开拓者,他们在自己工作的一亩三分地上忙忙碌碌,寻找着生活的意义和希望。

我问张师傅,你期待双十一吗?他说:“太累了,简直是超负荷,没什么可期待的,来就来吧。”

他们无疑是双十一的建构者,却也是狂欢的边缘人。


愿你遇到的

每一个快递员

都能酷似

东北宋仲基


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