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与冷静的回忆之花

作者:管晓君   编辑:卓锦缘  2016-06-13 09:09:58

分享到:

 

“我这是第六遍了,你让我讲几遍你才喝?”

“你干啥去?”

“到外面喝,凉快。”

小兰端起麦乳精,拿起伞就朝院子里的那盆兰花走去,自己喝一口,给兰花浇一口,喝一口,浇一口……末了,还把雨伞撑在兰花旁边,这才回到屋里。

这是由蒋雯丽执导的电影《我们天上见》里的镜头之一,因在院子里练体操时听大人们说朱委员长喜欢兰花,而只要让朱委员长高兴,被派去援疆建设的爸妈就能从新疆回来,小主人公小兰就把姥爷买给自己长身体喝的麦乳精悄悄分给兰花。这为电影设置了一个孩童化的限制视角。

《我们天上见》是蒋雯丽演员转型导演的处女作,讲述了文革时期自己和姥爷相依为命的故事。或许是自叙传的缘故使得导演对细节的处理尤为出色,脉脉温情随处可见。比如,每天早上姥爷会帮“我”挤好牙膏,夏天夜晚给“我”扇扇子到“我”睡着,给“我”剪皮筋、缝体操服。无论是年长的观众还是年轻的观众均可在影片中寻得自己的影子,小时候姥爷对“我”的倾心付出,姥爷生病时“我”对姥爷的反哺,无一处不让人动容。

显然,“温情”是本片的情感主线。不过在这条以回忆为主、以爷孙俩之间的温情为主的“明线”下,亦隐含着一条似说非说、欲言又止的“暗线”,可谓“喜中有伤”。如果用“含苞待放的花苞”来比拟此片,那么艰难岁月里这一老一少的互相关怀便是观众所能看到的花苞的外形,而花苞里所蕴含着的内容同样值得思考。但是直到片尾,本片都没有选择让花苞完全绽放开来。这种欲说还休的节奏或许意味着,“花苞”的美正在于克制。在孩童视角中,那个时代充满着让人怀念的亲人和邻里。而在这个孩童背后有个大人的世界,他们对生活本身保持着克制的含蓄。这一“小”一“大”、一“明”一“暗”两个世界是对特殊年代摧残人性的隐忍控诉。比如,对姥爷来说,年事已高却不得儿女在身旁;对“我”来说,自小就只能凭照片和姥爷代写的信来形成对爸妈的印象;而本片中唯一的爱情也因小翠姐被上山下乡、遭遇不幸而夭折。

情感上的温暖与辛酸、表达与克制,这一明一暗的两条线,亦体现在本片娴熟的技法和剪辑上。本片以回忆为主,重在叙事,然而并非只是简单的场景再现,而是在现实的基础上添加了梦境,营造了封闭和开阔两种空间。小兰生活的地方是封闭的——一个多雨的南方小城,来来回回不过那么几张熟悉的面孔和几个常去的地方。“淮河”的出现更是为其设置了地理上的限制,淮河是南方和北方的分界,是小兰和爸妈的间隔。而与淮河相对的,是片中多次提及的“火车”这一意向。小兰常常到火车轨道上玩耍、会梦到火车、会在梦醒之后扒火车,火车是这个南方小城驶向远方的交通工具,是那个年代里这个南方小城克服地理障碍的主要依托,它代表着远方和广阔的天地。除此,还有梦境的重叠,是现实和梦境这一实一虚的配合为影片增添了广度和深度。更妙的是梦境还赋予了小兰飞翔的本领。在梦中,小兰已然可以飞越淮河,可以沿着火车前进的方向飞翔,打破限制。不得不说,火车和梦境的出现使得本片的意境更为开阔,也使得本片一喜一伤的双重情感表达的更为自然。正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从表面上看,小兰除了想要见到爸妈和成为蒋绍毅第二之外并没有太多愿望和期冀,就连被老师同学排挤、因“蒋”姓而被骂成是“反革命的狗崽子”时也默默忍耐。对此,影片没有直接露骨地表达不满,而是借梦境巧妙自然地表达出小兰想要摆脱这种状况的强烈愿望。现实说不出的话就放到梦里说,这其中的委屈辛酸鼓鼓胀胀又克制隐晦。相较于直接批判,“梦境”的隐约含蓄反而赋予了电影极强的张力。再言,我们看到梦境里的摆脱了歧视、飞翔着的小兰是无比快乐的,然而再快乐也终究是梦,终究要醒来,醒来之后依旧要面对小伙伴的嘲笑、教练的歧视和无法与爸妈团聚的现实等等。影片挖掘的很深,但这种“深挖”是通过表面上的看起来无比平淡平常的回忆叙事方法进行,却也正是这种不动声色的真挚,不刻意煽情的自然表达使得我们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在色彩运用上,本片亦是简约克制,与情感的表达协调一致。暗色调加细线条,在简约黑白两色的大背景下仔仔细细地刻画,在平常平淡中透露出力透纸背的力量。光线上多以暗色调为主,同时也有明暗的对比,比如,当姥爷与小兰平行相对窗户而坐时,一束明亮的光线从小兰身旁射入,然后慢慢变暗,直到暗色笼罩姥爷到整个画面结束,而此时姥爷年事愈高,小兰越来越大……再加之蚌埠方言的运用,更平添了一份道地,为这部黑白回忆片增添了趣味,一改大多数回忆片难以摆脱的沉闷,尤其是在文革这样沉重的大背景之下。

缓缓地叙事,既有温情的回忆也不失对时代的含蓄审视。情感表达或是手法运用都在质朴中透露出细腻,不华丽喧嚣却直抵人心;既有饱满的感情也兼具冷静的思考,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膨胀着又克制着,在抵达花尖最后一层的时候戛然而止,而其中滋味就交由观众自行体悟。影片受时长等的限制,而观众的思绪情感是可以自由烂漫的。

 



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