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妈妈是唯一的新娘

作者:杨金衡   编辑:姜雅欣  2016-11-24 10:48:39

分享到:

001IJYmRgy6FRWiN2Lwa2&690.jpg

今天晚上的电影《我杀了我妈妈》,猜得没错,是个姑娘选的。多兰的电影之前没看过这是第一部。放在最开头说的是自己执拗的违和感,还是觉得文艺片不适合作为大众放映形式的电影,在五彩斑斓的色彩渲染的镜头外,我有那么几个片段的感受,学计算机的学长正揣摩电影的效果是怎么做的,觉得不自然的观众不禁转移了视线,就是不能融进电影要表达的情绪,仿佛要说,这部电影就是视觉效果好,别的没什么。

但电影本身个人觉得也很难说很好,最突出的就是主角对母亲的迁怒,无理取闹渲染得有些过度,最主要的还是我无法感受与他相同的激怒他的处境,这就造成了观众的少许出戏,但这或许是他真实的处境,而真实的处境最容易因人而异,记得落落以前染得有些过度,最主要的还是我无法感受与他相同的激怒他的处境,这就造成了观众的少许出戏,但这或许是他真实的处境,而真实的处境最容易因人而异,记得落落以前写过的话,类似这样的意思:“不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我不是他,终究是不会明白的。但同样的情绪和大体的框架却是共鸣的,哪怕到现在,我和妈妈也是这样,彼此深爱,偶尔彼此伤害,争吵是源于脾气还是血缘注定的爱恨,自私与无私,赤裸裸地互相映照,令自己羞耻。那些行为都不过激,那几句对母亲的告白都很好,真的有在母子关系中想到过母亲或自己去死的孩子,过了最倒灶的生不如死的那一天,又铭刻着极苦楚的恨意领悟只有彼此相濡以沫的决意,这一点,少有人表达,但就是这部电影,微妙地可以达到共鸣。

20131102120419_QWu5N.thumb.600_0.jpg

这可以算是一部成长电影,毕竟讲的是16岁的男生,虽然欧洲16岁的男生往往从外表早已可以称之为青年,总觉得,真正像少年(15、6岁)的还是亚洲的孩子,尤其是中国的孩子,在应试教育下,反倒很多难得保留书生气、单纯和未开化的纯然之气。也因此,主角和母亲的不和很大程度上是归因于他的年纪,这在片中也多次侧面体现。但这样的电影却让我有些看得疲劳,感觉自己像是已经过了那一段敢笑敢哭敢像只小狗一样到处傻吠的年纪,不比亚洲的成长电影中灰色调子的类型,像岩井俊二的《莉莉周》,道德人性的纠缠压抑,这种调子说不定反而会更接地气,成长的压力恐怕是晦暗阴湿的。但欧洲人心态不一样,据说就是法国的巴黎,同性恋反而是一种流行趋势。

 就个人的观点,同性恋不可能会流行,也没理由被风传,更不应该搭配喧嚣。他的性取向也是他和母亲矛盾的第二个缘由。多兰在片中对同性恋的记录客观到可以作为严肃的社会研究素材,这一点很好。另外,我尤其喜欢他母亲得知他性取向后的表现,那一段我觉得是很动人的。现在的社会氛围是,即使一个一直隐藏的喜欢同性的人哪天交了一个同性恋人且被所有以前的同学老师亲朋好友亲戚知道了也会得到谅解和祝福的年代,但有些接近于质的东西还是会变了的,就好像我们问,文化习俗从何而来,为何形成,无从知晓。他们在得知这一消息后,触动他们的是接近完整的文化最低层面——假如包裹他们的文化有很多层的话,只离往下的灵魂性或信仰性质的莫可名状的区分好恶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无从知晓那是怎么形成,到了那个地步的情感还是要变了。和曾经那个最熟悉的人的珍贵情意搅和在一起的细微抗拒,尤其是同性和最近的亲人。同性是因为性取向不同划开了无可逾越的隔阂,亲人则还同时拥抱着深切的孤独,尤其是中国这个无比重视宗法血缘的国家,家是古老的,当你变的不同,家是悲哀的,很沉重的悲哀。再说这位母亲,她确实让我看到了一位得知儿子出柜的母亲的真实表情,母亲的孤独才是让每个子女都不忍看的。同性恋是否更侧重性,或不如说是否欲望袒露得更不堪看,在主角的男友对他说“我爱你”的时候,我对否定的回答动了恻隐之心。同性恋的欲望是被虚化魔化的,又是落于尘土真实存在的,尤其是女性又不只是女性,更多的人对同性恋欲望的渲染只是对自己欲望压抑的扭曲表达(日本漫画文化在这方面体现非常明显),西方国家大概很多无法理解,他们没有太多思想包袱,但至少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在这一点上表现是很明显的。男性肉体美和唯美主义有着微妙的联系,上溯古希腊,下至一派欧洲和亚洲作家对美的追求,都偏执又精确,把男性的美虔诚塑造得一丝不挂,三岛由纪夫小说对男性美的反反复复的赞美就是典型例子,撇开这一派作家是否都有同性恋倾向不谈,我们可以不做偏执追求美的人,可以不对肉体美有太多的情结,多向生活倾斜,微妙地也能轻易拥有柏拉图理型的精神恋慕,只是思念,只是喜欢,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不必改变也不必迷失,任何人,无论同性恋或是异性恋,都可以在这一点上变得完全一样。我们应该有更多返回童年的机会。

p1041025991.jpg

主角和母亲另一个特别让我感动的地方是:主角在吵架后又对妈妈撒娇,磕了药后从肉欲中清醒第一个想到的是奔向妈妈,及时返回童年,撒一晚上的娇。那几个画面像极了每一个爱妈族,那一刻会告诉我们,除非母亲去世,否则我们能近乎恒久保留一部分童年,这是个美好的消息。我可能不会再忘记那段台词,主角说:“如果我今天晚上就死了呢?”妈妈在他走远后看着他的背影说:“我明天就死。”现实里的妈妈没有这么煽情,类似的话不过是变得更通俗。她在听我自暴自弃时说“你死了没什么大不了,我忍了这口气明天照样过”或者在吵得不可开交时说“你去死,我也不活了”。有些母子之间真的就是抹不去这样的痛苦,不因为剧中的年龄和性向,甚至有时觉得那不过是母子俩的性格或其他什么使然,就像剧中主角在自己的录像中说“不管是一瞬,还是一天,他们到底还是痛苦过”。母子关系,温情脉脉下其实是一个厚重的五味陈杂的生命主题。

20120108020200_3JJAM.jpg

最喜欢一个感动的场景,枫树林里,他追逐身穿新娘礼服的母亲,这绝对是我不会忘记的非常美的场景,他不是已经娶了一位最美的新娘了吗,哪里还需要第二位。
这位母亲是位理想的母亲,她让我有点想妈。我觉得她自片头至片尾几乎都没什么错,相反,从头到尾也还是宠溺,没有说一句重话。临近片末的电话,她的怒火被学校主任的多嘴点爆,她在维护她的孤独骄傲尊严和可悲可笑的人生,同时不忘维护她缺少父爱喜欢同性的儿子,这又是非常写实的一段,她的愤怒是真的,悲伤是真的,坚强是真的。入戏太深。到这我不得不为演员安妮·杜尔瓦勒的演技叹服。

204751.76834740.jpg

片中唯美的表达很多,但切入的很多是肤浅的清爽效果,我不知道是用怎样的电影手法,但这一手法弄拙成巧了一种共感就是:我发现我只是换了一种更高级的心态重复那个年纪会做的傻事,就像八月长安曾说过的那样。应该是有成长的,只是那个年纪的愚昧难免在习性上遗留下丑疤,正如主角的发型,穿白衣服尽显型男风格的背影,舞文弄墨,个性化的配乐,空有用不完的无用想象力和用不完的无用欲望,一无是处。

我不禁考虑文艺的用处,冒出这样一个极端的想法:一定要是被生活逼得没有出路的人才是合格的被文艺选择的人。能学好理工没时间鼓捣花拳绣腿,能拥有大众意义上的生活就能浸入大众意义的朴素快乐,不乐意在电影院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文艺片困住两个钟头。最后选择文艺的,是在奢求虚无的获得,这种获得不需要展示不需要理解不需要被大众化。我就挑剔了起来,看这部片子那么多本真的展示,我愿他应该是有在尝试忽略观众观影需要的,他只是表达他所经历和奢求的,这就够了。那么多不躲闪的正面镜头,自编自导自演,需要极大的诚恳,勇气都还是次要的。

37d12f2eb9389b50bdf745b38735e5dde6116ec3.jpg

 个人觉得不太好的一点是,多兰这部电影个人风格太浓,尤其是他自己担任主角在片中的表现过于突出,对外貌的重视有些过度,这些难免会成为流于肤浅的因素,可能也和非个人观看的心境有关。用胶片记录自我和将自我展示于大众是否能是同样的心境,这大概需要智慧。独自观影,我看的就是前者,或许能看到一个更真实的角色和演员,电影院(公共场合)看,愚鲁的我就只能看到后者了。

 另外,没看过剧情简介的不知有多少人,反正我没看。片中的同性恋情让同坐教室的那么多念大学的异性情侣和单身狗情何以堪。到了篇末小编才想起顺带一提,主角名叫于贝尔,不过更值得提起的恐怕还是主创泽维尔·多兰。

730e0cf3d7ca7bcbbbb97dcebc096b63f724a815.jpg

10_110505104530_1.jpg

泽维尔·多兰,又译为哈维尔·多兰,确实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导演,除了这部《我杀了我妈妈》,小编还推荐《Mommy》等其他几部,皆是戛纳电影节得奖入围影片,尤其以2015年上映的《Mommy》最具代表性,而且台词写得实在太好。必须注意的是,导演本人是公开的同性恋者,观众观影前可能需花点滴眼药水的时间微调一下自己的三观。还有,眼尖的小编观察的没错,多兰只有169。

p191488651-2.jpg

对于16岁的“问题少年”于贝尔,妈妈是唯一的新娘。永远永远的新娘。

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