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核桃

作者:朱佳慧   编辑:  2015-10-23 20:22:06

分享到:

        小时候,很喜欢核桃。

  核桃,被握在当初的稚嫩的手掌里;核桃,被握在现在的灵活的掌心里。

  我喜欢,喜欢它藏在壳里,不显不露;更喜欢,喜欢它弯弯曲曲的身子沟壑轮廓,像一个迷宫引人遐思。还有,入口,初苦后微甜。

   吃着核桃,看着妈妈的眼睛,问妈妈,核桃是哪里长的呀。忘记了妈妈怎么回答,我唯一记得的是,山里多核桃,而我在华东平原。小小的很失落的我,为此怅惘了好久。喜欢核桃,想知道它的成长历程,想看看它是不是也开花结果叶落归根,想让它走进我的生命让我看看它的世界。

  后来,长大了。喜欢核桃的味道,喜欢看它的身子回环曲折又浑然天成。

  那时处于寄宿学校备战高考大战,核桃露核桃牛奶散发的幽然的味道充斥了高三那个春夏。

  高考过后又一个春夏。不再是曾经懵懵懂懂,不再是曾经战战兢兢,已然慢慢的蜕变与成熟。可是,依旧爱着核桃, 爱着核桃的味道,爱它白净的身子回环在坚硬的壳里。好想去看看,看看这种坚硬的果实的渊源起伏;好想去看看,看看这种坚硬的果实的潜藏世界。

  从牛角辫到马尾辫,一路走来都一直是那个手握着核桃蹦蹦跳跳的女孩。喜欢在田野里玩闹,在爸妈面前撒娇,在课堂上得到老师欣慰的嘉许。可是,山,核桃。每当想起这个,总是怅然凄凄,失神初,色彩变得黯淡,仿佛是被抽掉了什么。

  牵挂着,放不下,始终放不下。

  是一个秋季的傍晚,操场的看台上,一人一书一首歌,我低头沉思,笔顶在上唇,眼神呆滞:是多少年了,从那颗种子在心里种下,一直期待着它生根发芽……情之所起,渐渐地,面前的红瓦白墙绿草青山模糊…………

  那个情结,真正点燃,在蒲公英盛开的季节——整装待发,和队友们踏上了远行的旅程,是为了山是为了核桃,不是为了山不是为了核桃。总之,那个下午,阳光很好,一行十一人,甘肃。

  那个晚上很漫长,从华北平原的齐鲁大地到西北大漠的甘肃。一路上气温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出发时衣着的白色衬衫早已在西北的寒风中败下阵来。我蜷缩成一团,前半年的彷徨后半年的准备,不敢说结果甚至不敢去期待。静默着,看着窗子外面树木河川高楼村庄。

  高架的索桥,陡峭的石壁,浓密的墨绿,桥下也有潺潺的流水,不是江南烟雨小镇里的朦胧虚幻,是它自己的节奏雄浑略带波澜,是它自己的节奏轻缓又显跌宕有力。

  吊在半空的高桥,距离不过二三百米,但是足以让人胆战心惊了。尽管来之前想过很多可能出现的困难,在真的到了眼前的时候,难免心跳加速等症状一齐出现。踌躇在河的这边,手足无措,天性的畏惧和内心的渴望在激烈交战,又掺杂了对这山里环境的感叹。不久,河波轻起,是微风骀荡,是跑着跳着的孩子,也带着他们身上泥土和着玉米以及我熟悉的那股清香。看着他们的笑脸,由着他们热情地帮助我们拿行李,仿佛我们早已经是故人。那座铁锁桥颤颤巍巍,我明显地看见风里凌乱的发也随着摇摇晃晃。这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拉着我,和我说别怕别怕,她的小手就像那天她身着的蓝裙,清爽透着希望。

  拉着我,另一只手伸开在我眼前,她扑闪扑闪的眼睛弯成镰刀。是——白色的果肉,未蜕尽的果皮,我惊奇地看,忍不住尖叫。鲜核桃!是鲜核桃!女孩把核桃凑近我嘴角,鼻子嗅轻轻的混杂着苦涩的味道,我忍不住笑起来。“姐姐,你喜欢吃核桃吗?我们这里有好多,你看,旁边那就是核桃树……”顺着女孩的手看过去,一棵很粗很壮的树伫立在眼前,那些绿色的果子?“是核桃,是鲜核桃!”一群孩子围过来,叽叽喳喳地给我讲着——“村子里很多核桃树。”“山下的村子里有一颗特别粗的树据说上面还有蛇呢!”“姐姐,等你有时间我带你去摘核桃吧,就在那座山上是野核桃!”……

  山里的风很轻,很轻,稚嫩的童声围绕在耳边。在这个山核桃生长的村子,我拼命吮吸山泉和树荫的味道,由着孩子拉着手,和我说着核桃的故事。我愿意,愿意在这里,洒下自己和核桃以及这些同核桃一起生长的情缘。

这喜欢,痴缠了数年。当夕阳落下,晚霞映着迟雾,牵着孩子的手,惟愿一直这样闻着核桃的味道慢慢走在绿荫遍布的山间。

   以前,现在,将来。从自己稚弱的步履蹒跚到引路他乡的平淡坦然,一路上握着“山核桃”,无处谈生,缘起不灭。

 

 

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