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好的舆论场不需要“吃瓜群众”的过度解读
2016-12-25 15:03:36  来源:

12月24号早晨六点,罗一笑在进入重症病房三十一天后,抢救无效,不幸离世。罗一笑走了,但关于她的争论还没有停止:网民议论的重点转向了罗尔捐献女儿遗体和角膜的行为。有人称罗尔“不愿给孩子花五十万买墓地”,也有人认为罗尔的行为没有考虑孩子的想法,甚至质疑罗尔这样做无非是在搏得公众的好感。

五个小时后,新京报发布了一篇题为《罗一笑走了,中国白血病存活率还相当于50年前的美国》的文章,探讨中国白血病治疗水平问题,却被网友嘲讽“和罗尔是一路的吧”、“罗尔卖套房子都能带女儿去美国看几次病了”。

且不论这篇文章是否真的存在造谣问题,但就这些网友的争论点和关注点来看,中国“吃瓜群众”对于社会热点事件明显存在过度解读的现象,中国网民媒介素养的提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持续发酵了一个多月、经历无数反转的罗尔事件,从一开始就充斥着各路“吃瓜群众”的冷眼相嘲和自视甚高。然而,无论事件怎样转折,公众讨论的重点却一致地围绕在罗尔的“诈捐”行为和捐款去向周围,挥之不散,甚至罗一笑已经走了,他们都没有体会过罗尔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情,也没有关注过孩子的病情如何。

这种公众反应值得我们反思的有很多。首先,“金钱”二字绝对是导致整个事件发展到现在仍旧混乱不堪的罪魁祸首。经历了碰瓷、电信诈骗、骗捐等种种事件,我们被骗怕了,导致所有和钱相关的事情都会让我们变得异常警惕。这种“受害者情节”让当代社会变得冷漠,也让人们变得脆弱而敏感。有钱还要求助,这件事成了不被容许的罪恶,罗尔成了根本不关心女儿死活、只想借势捞钱的罪人。

此外,但是那些高呼“被骗了”的人,他们真的是被骗了钱款吗?未必。他们从头到尾都是站在上帝视角,为自己的善良怜悯而感动,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愤怒。事实上,他们从未付出任何物质或者精神的代价,仅根据已有的报道和评论进行“站队”。这种近乎讨伐式的批判,乃至面对罗尔捐献女儿遗体时还揣测其“不想花五十万给孩子买墓地”这种想法,只是他们确认自我判断的过激反应罢了,不但毫无意义,而且可能真正伤害到当事人和真正付出关注的人。

值得我们警惕的是,遇事先怀疑这种思维模式让我们的社会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对事情抱有疑问是为了让人们保持理性的判断,避免头脑过于狂热,而不是加深不信任和猜忌。这是一个言论自由的时代,也是一个“一句顶一万句”的时代。一个人一句情绪化的评论固然不起眼,但累积起来就很有可能形成一个小的舆论场,就会伤害到无辜的人,可能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也有可能就是新闻当事人。所以,我们应当谨慎使用言论自由的权利,抛开成见和过度解读,还社会一个纯净理性的舆论场。


记者:刘颖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