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下谈|其实,我们要担心的不是阿法狗
2016-12-13 15:35:16  来源:

  阿法狗大战李世石赛果大家早已熟知,机器人以大比分四比一战胜世界围棋冠军—来自韩国的李世石九段,在这场令人瞩目的对决中占据了完全的上风。李世石一开始信心满满,不料一开始连输三盘,还好在第四局扳回一城,为人类选手挽回颜面。

 

  这场棋局的结果证明了目前超级机器人的强大能力,与1997年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的深蓝所使用的穷尽式的模式匹配计算不同,阿法狗的下棋风格模仿人类的棋力增长,靠的是学习和反复训练。阿法狗甚至能够模拟出人类在棋局中出现的骄傲和沮丧的情绪,达到高度仿真的程度。

 

  人机大战的结果已经板上钉钉,谷歌的阿法狗从竞技水平上超越了最优秀的人类围棋选手,让人们产生一种机器智能足以取代人脑的感觉,高度智能化的机器人或许会在某天,像科幻电影和小说里描述的那样,摆脱人类为其设立的框架,独立生存,建立自己的秩序,甚至与它们的发明者,人类,产生冲突。

  

  目前而言还不可能。阿法狗的背后是谷歌公司以及庞大的专家团队和维护团队,它拥有着上千围棋专家的比赛记录,科学家编制了一个特殊的网络神经算法,阿法狗可以借助人类为它准备的数据进行训练和自我提高。有人类为其编制的庞大数据库作为支撑,阿法狗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有了与高阶人类玩家对抗的资本。整个过程,深深地打上了人和商业的烙印,是一场“由人策划,由机器执行,为商业服务”的“秀”。

 

  但说到底,这场战斗还是“人与人”的对决。实际双方选手应该是谷歌公司的DeepMind团队和李世石,DeepMind团队需要证明自己的研究成果,而阿法狗是它的一个产品,或者说是为达到营销推广目的而开发的工具。阿法狗被灌输了人类的思想,人类用来交流沟通所使用的自然语言在这里被翻译成为机器语言,使人类的思维方法能够在机器人身上得到贯彻。

 

  指导阿法狗行动的指令是外源式而不是内源式的,它完全依赖人类提供给它的数据信息,根据提前编制好的算法来处理命令,不存在自我认知的功能。研究人员在总结上一阶段经验之后,发明了深度神经网络—“值网络”和“策略网络”,目的是帮助帮智能机器人排除一些明显不可能的步骤,减少搜索的深度和宽度,从而提高了决策效率,这和人类的思维模式类似。

 

  同样,阿法狗拥有提前20步预判的能力,与人类的预判能力类似。具备强大的计算能力,又始终缺乏人脑的灵活性和变通性,所以说,阿法狗是人类生产出的强大工具,在功能上可以超越绝大部分顶尖选手,但仅仅是一个智能化的数据库,机器的长处在于将人类的优点发挥到极致,但始终脱离不了对人类思维的模拟,缺乏人类的“灵性”,所以说阿法狗才是真正的“东施效颦”。

 

  在智能机器人面前,人类永远不需要自卑。普通的观众可能会被机器人的完美表演震撼到,但对于专业工程师而言,智能机的运行是非常易于理解和掌握的,它总是遵循一定的算法规则和程序,根据棋局来调动数据库里面的内容,每一个步骤都是对数学逻辑的完美演绎。但就像鱼离不开水一样,如果离开了人类搭建的算法环境和数据平台,智能机将只是一个无用的金属匣子,失去价值。

 

  阿法狗的天赋是人赋予的,它的才华是人类智慧的闪光,战胜李世石让我们看到人类的算法水平已经到达了一个高峰。或许我们不应该担心高度智能化的机器人会怎么样,而需要担心发明这些机器的人,他们的想法比程序的执行要复杂得多,如果他们不是利用智能化的机器人服务公众,而是另有所图,那么,科学技术的进步将在很大程度上伤害到人类本身。


记者:童万达      编辑:童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