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下谈|罗尔事件:暴露在互联网监督下的人性贪婪
2016-12-13 15:28:35  来源:

若治病负担果然沉重,网络求助并非不可行

 

女儿患了白血病,父亲筹措治疗费用本是天经地义,但在罗尔事件里,罗尔的方式却引发了公众的极大指责和广泛争议。

 

互联网时代,新媒体发展速度极快,微博微信的普及改变了人们沟通交流、获取信息的方式,极大丰富了信息的接收渠道。事件的主人公罗尔,作为一个作家,正是通过写文,得到微信“打赏“前后达260多万元。

 

首先,在微信上写文章,如实地向公众反映情况和治疗费用,获得打赏,用来为病情恶化的女儿支付医药费,讲道理可行。有人质疑罗尔在深圳有一套房,在东莞有两套房,还有两辆车,为什么不先变卖这些资产来为女儿治病,其实是没有道理的。

 

换位思考,作为一个中年男子,上有患病的父母,下有急需救治的孩子,自己也已经48岁,不能保证自己的身体会不会出事,将这些保证未来基本生活的固定资产变卖,即使病治好了,也会一贫如洗,中年人已经过了奋斗的最黄金岁月,不一定能在以后的日子里为这个家庭提供支持,况且利用微信文章打赏这个途径是合法的,只要反映的内容如实,完全没有问题。

 

互联网监察,贪婪无所遁形

 

问题出在罗尔将微信打赏作为敛财的工具,所聚集的财富远超所需范围,刻意淡化治疗白血病的实际所需费用,只是强调数额巨大。文章的数据称,费用”少则每天一万,多则每天三万。“深圳市儿童医院晒出费用清单。截至2016年11月29日,罗一笑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204244元,自付费用占比17.72%。而早前发文称孩子在病房每天少则一万,多则三万有余的费用,被证实为谎言。

 

这是一个普通男人的历程,在女儿患病以后,抱着向公众开放,求得声援的心态,陆续在公众号发表文章,日益增长的打赏数额让他体会到安全感,也激励他继续发文,每次发文,必定以感人至深的笔调。11月28日,深圳小铜人旗下公众号P2P观察发表《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网友们顺藤摸瓜,找到了罗尔的公众号并给予打赏,这一段时间事件的持续发酵,使微信积攒了巨大的能量,迎来了可遇不可求的指数级增长,30号零点一过,一大批打赏冲进罗尔的微信公众号,冲破了微信设置的赞赏上限,两小时超过200万元。

 

罗尔当然清楚治孩子的花费有多少,也清楚公众在了解到女儿病情时所产生的恻隐之心。深圳的少儿医保能够为他支付绝大多数的费用,这一事实他没有说,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自己作为父亲在女儿弭患重病时的真实感受写下来,长期养成的熟练笔法将父亲煎熬彷徨的心路历程展现地淋漓尽致,得到了众人的同情,于是他尝试用女儿的痛苦为自己牟利。

 

在尝到微信赞赏的甜头之后,他尝试获得更多的利益,但在互联网时代,网民的监管使罗尔从中牟利的尝试还没开始就宣告结束了。在200多万打赏到来的30号上午7点10分,罗尔称大家不需要再赞赏,治疗费用已经够了。在征得网民同意的情况下,剩下来的钱将成立白血病基金,给其他孩子。如果成立基金,罗尔及其合作方实际上将取得支配权。网民数量如此巨大,征得网民同意,实际上是不可能完成的,明眼人看得清楚,这一步,他已经把自己的贪婪展现无遗。

 

罗尔明白全网络都在关注自己,批评的声音水涨船高,中饱私囊已无可能,发布内容里有关费用的造假足以使他入狱多年,想到这里他胆怯了,人性的贪婪被可能面临的惩罚打压下去,此时网络上开始流出治疗费用的明细单,可靠的信源使他不得不为自己辩解:“我把上万听成了三万”、“不是很清楚深圳少儿医保的事情”、“没人关心我女儿死活,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到了这一步,他已经一败涂地,网络上的舆论基本上以质疑为主,他的声誉严重受损;200多万的捐款原路径退还给网友。

 

困境中仍需坚持道德底线

 

通过网络来募集救人的急钱,是一种急中生智、不得已而为之的方式,只有在特殊情况下,自己无能为力,方可采用。罗尔打着为女儿治病的幌子敛财,用家庭的不幸来试探社会的底线,时刻留意牟利的机会,发现风向不对,就试图掩盖自己的欲望并为之辩解。从人性的角度并非不能理解,人是趋利避害的动物;但往深层次说,人更是情感的动物,对家庭,对子女担负着教导、守护之责任,将女儿推到风口浪尖、舆论场之上成为吸睛的工具,此时利益的吸引力大于父亲对女儿的责任感;明明没有什么医疗负担却摇尾乞怜,丑态尽现,抹黑了父亲与作家的社会身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他也难以服众。

 

互联网社会的一大特点是受众成为信息发布的主体,罗尔进行信息的发布,从一开始的情感倾诉需求需要到后来的金钱驱使,中间的偶然物质刺激是导火线,它诱发了人性中贪婪的一面。在困境中的人,面对诱惑,往往缺乏抵抗力,缺乏感很容易让一个原本坚强的人沦陷,因为想求生就得不惜一切代价,潜意识里的自我约束和期许被打破,生存,是做一切不正当的事情的理由,在这种逻辑下,第一个被打破的,就是社会道德。

 

罗尔之所以让我们失望,不仅仅是他的贪婪,而是在面对压力时,求诸人而非求诸己的态度,用谎言来博得社会同情,糟蹋了他自己的形象,丧失了作为父亲的尊严。多年之后,当他的女儿明事理,她会怎么看待这位父亲?或许亲人之间是包容的,但女儿内心应该不可能毫无想法,这样的隔阂,可能会持续很久很久,心理上的伤害产生了,很可能永远无法愈合...


记者:童万达      编辑:童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