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鸟案”中的舆情与法理
2016-01-07 10:47:01  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郑州媒体报道,大学生小闫发现自家大门外有个鸟窝,于是将鸟窝里的12只鸟掏了出来,养了一段时间后售卖,后又掏了4只。这件事情,已经终审判决,小闫和他的同学分别获刑10年半和10年,并处罚款。司法案件的报道已经成了当今最热闹的舆论内容。在最早报道中描绘的故事里,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在校大学生,一时贪玩,掏了家门口的一窝小鸟,转卖获利1000多元,但却被判十年半有期徒刑。巨大的反差导致了强烈的质疑和讽刺。

 

  随着跟踪报道、各方评论和判决书的公布,剧情迅速逆转。案件当事人并非是顽皮不知世事的大学生,而是一个长期混迹“玩鸟界”,配备了专业猎鸟工具的资深玩家。被掏的也不是普通小鸟,而是受国际公约保护的珍惜鸟类。于是舆情迅速从质疑法院转向了质疑最初歪曲报道的媒体和刻意混淆视听的某些人。

 

  对于这一剧情大逆转,我们不得不思考媒体、法律体系以及公众认知中存在的的不足。

 

  从媒体方面来讲,他们在没有完全了解事件的情况下进行了片面的报道,着重强调案件是一名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暑假闲余时间的无聊行为,带偏了公众的认知。尽管在后续进程中报道了事件的原貌,还原了真实,可是已造成的恶劣影响已很难挽救。

 

单从法律上判断,法院结合小闫此前的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在数罪并罚的基础上最终判其有期徒刑10年半,恰如事后检察机关回应所称的,这样的量刑并不算重。以上都是基于法律专业理性的判断,这种专业理性在实践中也应当经得起常识常情常理的推敲。但是,该判决在人情世故方面的考虑是欠缺的,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法律普及成都也是不够的,为了普法而毁掉了一个在校大学生的未来,成本也未免太高了。

 

  这一案件也反映出了公众认知上的缺陷。“掏鸟案”中,人们最初是批评主审法官,不懂世事人情,只会机械地适用法律;紧接着战火升级,“掏鸟案”被放在拐卖妇女儿童、官员贪腐一类的案件中比较。这类案件中,许多判决结果不过三五年,远低于掏鸟受到的刑罚。于是许多人提出,难道人命还不如鸟命?难道掏了鸟比贪了钱还更严重?

 

  由此可以看出,公众关注点也出现了偏差,过度同情该大学生而忽略了他的过失。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专业保护鸟类的人士写了一篇科普文章,从燕隼这种猛禽的生活习性上批驳了最初报道中的失实内容。提出一窝燕隼不可能有十几只,更不可能生活在“家门口”,涉事大学生应该是苦心孤诣掏遍了全县深山老林,才可能掏到十几只。文章还描述了珍稀鸟类保护的严峻性和重要性。

 

  不过,两者之间却未必非得争个高下。两个领域实际上具有本质的相似性。舆论之所以重要,即使偶尔行差踏错,甚至不乏出格言论,但依然难掩其整体性的价值。个体的三言两语将汇聚成集体的千言万语,让真相浮现,让真理越辩越明。而法理则不仅体现在个案中,还要通过个案的累积,吸纳时势和新知,为社会编织一个全面的法理图景,烘衬整个社会。舆论便是时势和新知的一个重要来源。个案的正义固然重要,整全的法治秩序才是法理追求的最终目标。

 

记者:乔欣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