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翻译《飞鸟集》,是创新还是哗众取宠?
2015-12-26 21:35:18  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近期出版的由作家冯唐翻译的泰戈尔诗集《飞鸟集》一经面世,就引发了公众的讨论。

 

  作为在中国读者中流传最广的泰戈尔作品,《飞鸟集》最著名的译本公认是郑振铎的版本。郑的译本以优美动人著称,相较之下,冯唐极具个人风格的翻译手法令公众一时间难以接受,比如郑译的:“大地借助于绿草,显出她自己的殷勤好客。”冯唐译本为:“有了绿草,大地变得挺骚。”因为泰戈尔在中国的影响力太大,自然引起轩然大波,很多网友将冯唐的翻译认为是对读者的一种亵渎和冒犯。

 

  冯唐的翻译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对公众对泰戈尔作品既定认识和审美的一种挑战。虽然一部文学作品可以在新的时代被赋予新的面貌,并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重新翻译者在翻译外来文学作品的时候难免会将留下自己个人的风格痕迹,在这样的网络时代,冯唐的语言系统确实能在短时间内引起公众的注意,但对于名著来说,这是一种伤害。

 

  在翻译界,严复等人提出的“信、达、雅”原则已成为圭臬,后人也在此基础上不断演绎、完善翻译的准则。在翻译外来作品的时候,忠实原著是对其作品最起码的尊重,不仅要重视原著的内容,更要重视原著的风格、氛围、情绪等等,并且要努力达到原著的文学价值和高度。翻译不是再创作,不是自说自话,脱离原作者的本意,肆意进行个人表达。

 

  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冯唐有自由创作的权利;但作为一个外国文学翻译人,这种将个人表达凌驾于原著之上的行为是极不负责任的。很多翻译工作者为了保证保证对文学作品原汁原味的展现,努力去除个人痕迹,冯唐却反其道而行之,借翻译的由头去满足膨胀的自我展示欲,难免会让人认为是在哗众取宠。

 

  近年来冯唐打着“反抗传统价值观”的旗号,写出了一众备受追捧的作品,虽然笔者并不喜欢他的作品,但毕竟你有你表达的权利,互不干涉自然相安无事。但对《飞鸟集》不负责任的翻译却不再是个人表达这么简单的问题了,笔者甚至感觉这其实是对现有价值观的一种迎合和谄媚,被包装之后的走红就像是一场秀,但希望泰戈尔和他的《飞鸟集》不要成为这场秀的牺牲品。

记者:马小雯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