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解 | 我们到了拥有一套正装的年纪
2015-11-03 11:59:31  来源:

第一次穿上正装

总是觉得自己很蹩脚

大学四年,我们基本上都会拥有人生中的第一套正装,也许只是在街边杂牌店里随便挑的,也许是打通了贴满校园的小广告上的订做电话。

我人生中第一套正装是为了院会竞职而买,然而穿了那么短短十分钟后,它就被防尘罩装起挂在了墙上,唯一作用是昭示着我失去了几张毛爷爷。

【正文】

一不小心

就从贵族成了平民

百度上解释“所谓正装,是指适用于严肃的场合的正式服装,正装就是正式场合的装束,而非娱乐和居家环境的装束。如西服、中山装、民族服饰等。”言外之意,正装并不等同于西装,但由于没有多少人会选择穿中山装与民族服饰去参加面试、商务会议等重要场合,“西装”就被越来越广泛地认知为“正装”。就像校园里卖正装的店没有一家卖哈达一样,市场需求的作用。

西装又称“西服”、“洋装”,是一种“舶来文化”。充满智慧的中华劳动人民把从外国传入的这种有翻领、驳头、三个衣兜、衣长在臀围线以下的上衣称为“西服”。

中世纪时期的贵族服饰礼仪,基本是由最注重外表的法国人和法国宫廷倡导,并为其他欧洲宫廷所普遍效仿。凡尔赛宫的宫廷礼仪相当于今天的Prada,也是当今国际礼仪的重要根源。

1802年,矮个子却依然抱有一颗潮流之心的拿破仑称帝以后,复辟了一整套朝臣制度和宫廷礼仪,这举动和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统一度量衡是一样一样的,都要用与众不同的行为在历史上凿个碑。

例如,他的妻子约瑟芬王后加冕时的长裙成为了全国的样板,拿破仑的兄弟们以及王子以白色燕尾服为官服,而对于没有官职的宫廷侍从以及平民,拿破仑命令他们以凡尔赛宫常礼服Habit à la franchise为制服,从18世纪末逐渐演变为现代男性西装三件套。

0 (1).jpg△约瑟芬王后的长裙

0 (11).jpg

△Habit à la franchise

也就是说,耍帅的西服男是拿破仑宫廷的侍从或平民,穿越爱好者请谨记了。

有时候

变化也就一剪子的事

那么问题来了,宫廷覆灭到现代西装出现前,大家穿什么?

那时候,近代西方平民男性出席商务场合穿的套装,有一件又长又厚的黑色外套,称为双排扣长礼服。

0 (9).jpg

△双排扣长礼服

二战以后,西方男士日间与晚间有不同的穿着,分别是早礼服与晚礼服(又称大礼服),这两种也就是传说中的“燕尾服”。

故名思之,燕尾服的最大特点是长长的上装被剪成燕尾状。至于为什么剪成这个形状,难道蝙蝠状会更好看?穿着燕尾服需要搭配马甲、浆硬衬衫、领结、长裤、黑丝帽、黑皮鞋等。针对早晚礼服的不同,其中细节又会有所差异,如颜色、是否带条纹等。

0 (6).jpg

△贵族燕尾服

0 (2).jpg

△早礼服 男(燕尾服)

0 (8).jpg

△晚礼服 男(燕尾服)

女性的早礼服是同色长袖上衣与裙子,一般搭配手套、帽子、小手包,肌肤暴露比较少。相反,晚礼服则是袒胸露背的连衣裙。

0 (10).jpg

△早礼服 女

毕竟燕尾服太长不便于行动,渐渐地,晚礼服便只出现在最庄重的场合,如美国总统访问英国女王,在英女王的欢迎宴上宾主有可能穿晚礼服。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成为出席晚间场合标准装束的是小晚礼服,又名晚餐服。小晚礼服最大的特点是衬衫软领、不浆,上装和裤管都有黑色装饰缎带。而女性的小礼服则改为了长至脚背但不拖地的露肩式连衣裙。

0 (4).jpg△小晚礼服

0 (5).jpg△小晚礼服 男

0 (7).jpg
△小晚礼服 女

到了19世纪末,最崇尚free style的美国人开始改穿比较轻便、只长及腰间的外套,称作普通西服(sack suit)。这成为了广大美利坚劳动人民非正式、非劳动场合的日间标准装束,流行度非常广以至于最朴实的男性也会有一套这样的西装,因为礼拜日去教堂礼拜时需要穿。

与此同时,1950年代铅笔裙成了女性套装的新宠,而1960年代则开始出现配裤子风潮。到了90年代,受迷你裙流行的影响,西装短裙的长度也因而受到影响。

【最后】

虽然西装在外国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演变过程,但中国的第一套西装则诞生于1903年,是由一位知名民主革命家徐锡麟制作的。(他真的很知名,因为他的孙女婿是蒋孝文——蒋介石的长孙)。这位少年1903年远渡重洋前往日本时满怀理想与热血,结识了一位学习西装工艺的宁波裁缝,把文明开化的产物引进了中国。

尽管如此,但直到1920年代的新文化运动,西装冲击了传统的长袍马褂,西装才在中国广泛流传。民国时代,国民政府曾明定长袍马褂为国民礼服,所以当时的政治人物包括蒋介石、林森等人,也多穿着长袍马褂、中山装或者军装。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与邓小平等重要领导人均穿着中山装。直到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政治界人物才普遍穿着西装。

现在甚少穿正装

也是因为

洗了之后

没地方熨

记者:陈阜贤      编辑:陈泽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