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一项记录都要“吉尼斯”
2015-10-27 09:59:03  来源:资讯传媒中心

10月23日,4192公斤的“世界最大份”扬州炒饭诞生,声称获得吉尼斯世界记录。但随后网上便爆出人脚踩炒饭以及炒饭被当成垃圾装车的照片。26日,吉尼斯世界记录官方公开表示,“最大份炒饭”挑战活动由于存在浪费食物的情况,其挑战纪录无效。“最大份炒饭”充其量就是人们贪大求奇的结果,本身并没有多少的内涵。不是每一项记录都要“吉尼斯”。

 

“最大份炒饭”是用来喂猪的。

 

从“最大”便可以看出,这是场满足狭隘虚荣心的闹剧。国人受巨大的“凡事争第一”的思维影响:“最大的饺子”,“最大的月饼”,“最大的冰淇凌”,仿佛“最”字就可以调动起所有的自豪和满足。甚至还有四川都江堰千人打麻将、辽宁2000多人合奏古筝、云南临沧千人甩发舞。单纯比大小,比数量,比阵势,却不顾及活动本身存在多大价值。一旦满足以后,其余无关紧要,任四吨粮食拿去喂猪。事件低俗的内核还要盲目放大,便出现了这么多不忍直视的笑柄。

 

“吉尼斯”在国人眼中究竟是什么?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央电视台第一次引进播出了15集的《吉尼斯世界纪录集锦》,几年间反复播放,在全国引发了第一轮吉尼斯热潮。无数中国“记录”被“吉尼斯”了。很快许多人嗅到这之中隐藏的巨大经济利益,利用“吉尼斯”来制造噱头,吸引眼球;有的发现了巨大的娱乐功能,出现了啼笑皆非的“一分钟解胸罩”世界纪录;近年来,政府也频频站脚,“最大份炒饭”便是追求政绩表现出的死板错误思想。博噱头,娱乐,显政绩,笔者觉得我们真的该静一静。

 

“吉尼斯”到底有怎样的意义?

 

吉尼斯世界纪录旨在鼓励人们挑战自我,超越极限。这是有意义的尝试。比如:印度年83岁老人皮拉拉德·杰尼宣称自己自13岁起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更没有喝过一滴水。印度国防部将其列为高度监控研究对象,研究如何增强士兵们的作战能力。还有英国小伙丹尼尔·塔米特从小患有自闭症,却精通10种语言,能轻松将圆周率背诵到小数点后面第22514位,还能不假思索地说出某年某日是星期几。


吉尼斯关注的确实是不常见的、奇特的,鼓励的的确是做一些不寻常的事。但是目的不在于事件的奇特和引人注目,而在于对于人本身能力的探索,对于生命和世界的好奇。而这是“最大份炒饭”所无法描述的。

 

“最大份炒饭”并不仅仅因为浪费被毙,更是因为它所展现的无知浅薄的市民看法,和政府错误的政绩观。噱头可以吸引人不意味着噱头是重要的。不是每一项记录都有意义,不是每一项纪录都要“吉尼斯”。

 

希望我们都能脚踏实地,不管有没有“吉尼斯”。


记者:卢艺方      编辑:简冰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