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黑洞:被电子商务吞没的信任
2015-04-23 23:23:52  来源:资讯传媒中心 点击次数:241

   47日,山东大学本科生院发布《关于尔雅网络通识课程迁至新平台的通知》。更换站点的同时清空了所有学生的课程记录及作业成绩。当晚,本科生院变更回原来的站点,唯一的变化是加了一层密码注册,所有记录又得以恢复。

 

 

  在众多百度贴吧中,“尔雅通识课吧”算得上是极小的吧群,关注用户仅有不到2000人。不过,看似迷你的尔雅吧的发贴量却超过了2万,其中热门贴的点击量超过10万甚至20万。

 

进入贴吧看贴的,大多是尔雅通识课的学生,贴吧内拥有海量的“答案”、“题库”、等,是众多学生进入贴吧的唯一原因。各科答案都有,“挂机软件”、“包过秘籍”各种经验贴、技术贴一层又一层,种类多,范围广,内容之强大。

 

但是,无论题库再怎么充实,答案再怎么详尽,终究还是要让学生自己看,自己做,自己完成。既然网络能带来贴吧的便利,那还有什么方法能更轻松地完成无人监视的网课呢?于是,在这种错层思维下,一大批点击量又被集中引向了“无所不卖”的电子商务。

 

从“实”到“虚”的买卖之路

 

淘宝因网络购物而闻名,当人们还沉浸在每年“双11”的购物狂欢时,实体销售的呼风唤雨下,虚体买卖已悄然掀起了阵阵波澜。从最早的小学生寒暑假作业代做到现如今的网课代刷代考,短短几年间,“代”字号的业务领域不断拓宽,针对人群也逐渐高龄化。

 

一开始,这类“代”现象的客户仅仅局限于文化水平较低的普通作业领域,例如小学、初中的假期作业。因为题目简单、题量小,这种业务对代做人员的要求并不高,再加上代做人多为成年人,完成一份作业仅需数小时。同时,假期末作业累积的现象多年来实属普遍,市场需求在常年累积后一旦被“代”现象砸破了口,便迅速井喷而一发不可收拾。于是这种廉价的虚体买卖顺势成风,不少人感叹:“那种一到收假前,众人齐聚快餐店互抄作业的壮观场面怕是一去不复返咯。”

 

2010年开始,随着网课的发展,一种技术含量要求更高、专门针对大学生网课课程的虚体电子商务开始流行,一传十、十传百,网课代刷像病毒一样扩散到更多的学生群体当中。原本的代做作业还要双方面对面交易,包括作业本的交换和现金支付,然而淘宝等电子商务的兴起,却变本加厉地将代刷代考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软件刷课、人工代班,在线支付,多快好省——“看视频每集0.1元,做作业每次0.5元,考试510元不等,视屏课程刷完35天,作业考试90+,全程一条龙服务”淘宝某尔雅刷课商家说得很流利,就像背口诀,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如果说代做假期作业是“厚积薄发”,那网课代刷完全说得上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引领着虚体电子商务的发展。从卖实物到卖人力、脑力甚至时间、精力,可以这么说,网课教育还没有正儿八经地发展,就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注射了“抗生激素”。

 

平台变更——不得已的下下策

 

整整一个下午,电话打个不停。突然换站点把马文搞得焦头烂额,尔雅网站上连个负责人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打给本科生院,又接连转了三个电话号码才终于找到了尔雅的负责人。

 

选了尔雅通识课的马文并不是经不起变故,而是不甘心自己一集一集认认真真的学习成果被误认为代刷,更重要的是,这一切还都因为换站点而清空了。“很恐慌,很冤”,马文如是说。但对宋然来说,尔雅换站点对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因为在平台更换之前,宋然只学习了一课,记录清空与恢复对他造成的损失要远低于马文,心理起伏也是波澜不惊。但也正因此,宋然得以在众多苦恼的尔雅学生中相持客观的态度,“学校严厉打击刷课作弊无可厚非,但这种清空利大于弊,会打击认真做题的同学的积极性,在时间上也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浪费。”

 

对此,山东大学尔雅负责人赵老师表示,刷课标准和监控手段:“只能在技术层面。”目前,尔雅通过专人监测来控制刷课。但是,“从头到尾看完的没有办法监控。同时由于通识核心的初衷就是方便随时学习,有些实习的同学在学校外学习也是外网登录,所以外网登录也难以作为刷课作弊来处理。”

 

47日当晚,尔雅网络通识课程平台恢复,“能直接感觉到的区别只是密码的改动而已。”马文这样总结尔雅此次的“换站风波”。平台恢复,学生们自然是皆大欢喜,不管是刷课的、还是没刷的,不管怎样,至少不用“重头再来”了。但校方关于尔雅的改革才开始不到几个小时便宣告失败,难怪淘宝商家戏谑称:“白搭!只要外网还能登录,照刷不误。”于是乎,“防火防盗防刷课”的强制性政策,暂时搁浅。

 

不止是尔雅

 

尔雅只是众多网课中的角色之一,光是在山东大学,学生在学的网课就有慕课(MOOC)、尔雅以及《大学综合英语》,除此之外,还有超星、CourseraUdacity等“异军突起”的网络课程。如此种种,皆没能逃过电子商务的覆盖范围。

 

其中,《大型综合英语》的网上学习与其他网课略有不同。《英语》并没有实行网上授课,学生照常步入教室,只是平时作业和考试测评的一部分被分摊到了名叫“新理念外语网络教学平台”的课程中心当中。与尔雅等大一下学期才选修的课程不同,《英语》网课是必修课的一部分,也是大多数大学生接触的第一个网络课程。因此,如何在“新理念”上作弊,便成了部分学生刷课刷分以及与淘宝等电子商务“合作”的第一片“试验田”。

 

《大型综合英语》的作弊方式有两种,一个是利用名为“?”的软件进行在线考试作弊,另一个方法则是目前普遍流行的“代刷代考”。傅常山用的是作弊软件,问到软件的来源,常山也不知道,只记得是别的同学分享的,追根溯源,依旧是一十传百,难觅原主。但是这种软件出奇的小,使用起来也极为方便,“软件只有480K的大小,运行很方便,只要先打开软件,再打开网络测试,‘英语网络助手学习大厅’就会在正确答案后显示‘choose me’的字样并引导你完成剩下的所有题目。”另外,使用这种作弊器几乎是0风险,“10次有12次会出现bug加载不出来。但启用任务管理器停止测试,再来一遍就好。”

 

宋然则是曾尝试“代刷代考”的后者,“一单元5块,刷时间外加1块”。不过,宋然与商家因为价格原因最终没能形成交易,但是宋然依然没有善罢甘休,“我打算在网上找答案,然后直接抄上去”。为了作弊,同学们使尽浑身解数,不计千辛万苦反正就是不好好做,认真做题的同学们看着也是醉了。而后,宋然又补充了一句,“上淘宝,是学长推荐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自国内尔雅选修课开设以来,很多高校都面临大量学生作弊的问题。为了帮助旗下的网课品牌健康生长,“超星帮助后台升级,监控学生上课的IP,还可检测快进。”赵老师如是说,“之前换站点是因为一些同学的举报,而后校方又联系超星尔雅,超星方面向淘宝发送律师函,并进行交涉,由此得以封锁了一些淘宝商户的IP。”

 

淘宝封了,还有百度呢?还有成百上千的经验、技术贴呢?在这样一个信息比病毒传得还快的时代,一个个进行查封显然不现实,更何况被封的商家重新申请新的IP并非难事。在百度搜索栏中输入“尔雅通识课”几个关键字,相关结果约162万个,排首的结果为“尔雅”百度百科以及“尔雅”官网、贴吧等。但是,从第六条搜索结果开始,就分别是“尔雅通识选修课一天刷完的方法_百度经验”、“秒杀尔雅通识课 – 【人人分享-人人网】”、“尔雅通识课如何自动播放_百度知道”以及“破解尔雅通识课快进 尔雅通识课快进 代码_其它资料_中国大学生网”等等等等。然而这仅仅是第一页的相关搜索。

 

一边是监察监个不完,查封查到手软,另一边则是不断“盖楼”,分享经验与作弊手段。网课开发者不断更新、改进缺漏,用智慧和源技术填补空档,网友商家则纯粹靠的是砸钱砸人力(尽管每集1角钱真的不算多),有钱的直接网购刷课,没钱的就学点“经验”,学点“技术”,反正网上有的是。

 

 

 

为什么?连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呢?现今的网络课程就如黑洞一般,将教育者含辛茹苦的成果和学生脚踏实地的耐心吸得一干二净。尔雅网课本是大势所趋,也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兴教育模式,旨在方便授课教师,造福不同时空的众多学者,本是好事一桩,怎么演变成了学生、网课教育和电子商务间一场“互相残杀”、“尔虞我诈”的“三国演义”了?身为当事人的马文认为,“网上学习系统发展是时代趋势,刚刚开始不健全是正常的,所以给黑心网商提供了可乘之机。”电子商务可以卖,卖学习书本、卖考试攻略,但卖的的不应该是赤裸裸的答案、不应该是偷懒与欺诈。宋然也说,“学不学是个人的事情。虽然某些人刷课骗到了学分,但他其实并没有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这是他们自己的损失。”

 

同月20日,本科生院网站首页发布了《关于对2015-2016学年秋季学期教学执行计划进行审核工作的通知》。《通知》表示,2013级及以后年级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均按任选课对待。对此,赵老师在采访结束时,留下这样一句话:“根据新的教学培养方案,尔雅选修课已经变成通选课,不计入绩点。于是,按照山大的收费标准,选修课要按学分收费。所以,刷课就是浪费金钱和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应被访者要求,马文、宋然、傅常山以及赵老师皆为化名。)


 

 

 

 

 


记者:李国弘 李尚哲      编辑:李国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