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少数人的孤单
2015-04-11 18:49:40  来源: 点击次数:525

  常言道“没有挂过科的大学是不完整的”,但对于小L而言,他的大学生涯“完整”了四次:高数二挂科、高数一重修刷分挂科、高数二补考缺考挂科、高数一补考未及时到场挂科。如此“奇葩”的挂科经历并没有让小L感觉到大学生活有多完整,反而为此背负了很多压力:不能转专业、不能评奖学金、不能保研等等。小L曾长叹:“挂科毁了我的大学生活!”而现在的他,仍是谈“挂”变色,不敢让熟识的人了解自己的挂科经历,更因为自己的成绩时常感到羞愧。


  小L的想法,也是许多挂科者的心声。笔者及同伴曾在街头随机采访:“你挂过科吗?”大部分同学摇摇头,一笑置之。“当然没有啊”,“虽然考试前没底,但侥幸都过了”,“没挂过,还有点想尝试尝试”。而小L也不幸在路上被笔者同伴问到这个问题。在事后的交流中,他说当时摇摇头说没时间,没承认也没否认。“就算把牙咬碎了也不能说啊,太**丢人了。”挂科,已然成为许多人心中难以言说的痛。


到底有多少人在挂科?


  挂科这个词,对于大学生而言并不陌生,它的官方表述则是“已修通识教育必修课程成绩不及格”,也就是最终考试分数在60分以下。每逢考试周,活跃于社交网站的大学生往往以各种方式表达出“考试求不挂科”的愿望,态度诚恳花样百出令人目不暇接。考试结束,大部分人心想事成,或自得,或庆幸,或炫耀,而挂科者则销声匿迹。“挂科”已然成为大学校园里一种独特的“文化”,每个人都可以调侃几句,但很少有人体味个中辛酸。那么,到底有多少人挂过科呢?


  从街头采访中不难看出,对于挂科,经历者往往不愿意透露,而笔者也曾致电各学院教务办公室及辅导员,希望可以获得准确数据信息,但学院出于各种考虑,同样不愿透露。通过联系部分学院班长,笔者获悉:真正有过挂科体验的学生,约占全校学生的10%。其中工科学院、理科学院挂科率较高,部分可达15%乃至更高,文科学院相对较少。可以说,挂科是“一群人的狂欢,少数人的孤单”。


挂科意味着什么?


  在学校各项规章制度中,“已修通识教育必修课程成绩不及格”这句话的出现就像是一把尖刀直直插进挂科者的心中,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一失足成千古恨”,“一挂科则天下尽无”,从同学们的戏谑调侃中可见不及格带来的种种麻烦。在学校规定中,“已修通识教育必修课程成绩不及格”,则转专业、免试硕士研究生的推荐、各类奖学金的评选(优秀新生奖学金除外)以及优秀团员等的评选等便已没有了机会。而事实上,在评选优秀班干部、推选上党课的同学等没有明确规定的方面,挂科往往使得同学们被一票否决。


  除毕业大补考外,山大本科生并无其他补考制度,一旦挂科,必须重修,重修费亦成为新问题。在新版学籍管理规定第五章第二十五条中明确指出:“学生对成绩不合格或不理想的课程进行重修时,应办理相关手续。对于成绩不合格或学分绩点低于70分的课程进行重修时,首次重修免费,二次及以上重修时,须按学校相关规定缴费。”随后,笔者查阅《山东大学学分制收费标准》,各个专业均为每学分100元。据悉,12级、11级本科生重修不需要缴费,而自13级起,本科生便要按规定缴费。


  2013年3月份,一则《山东大学对97名学生作出了退学决定》的新闻出现在各网站教育版块,也在校园内引起一时热议,劝退理由“警告甚至是多次警告,成绩依然很差”令很多“学渣”胆战心惊,“挂科太多、成绩太差,警告后可能会被劝退”成为他们脑袋上又一道“紧箍咒”。而在一学期后,山大进行学分制改革,在“学校令其退学”的情形规定中,去掉了原2007年版学籍管理规定中的“在校平均每学年修得学分低于25学分,且有1次及以上警告的”一项,仅保留“在学校规定年限内,未完成学业的”、“本人申请退学的”以及因病致残无法继续学业、休学期满未提出复学申请等六条特殊情形。“学渣”们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是新规中继续保留了“对于平均每学期所修教学计划内规定不足15学分的学生,学校给予成绩警示”(第三十二条)以及“学生必修、限选课程不合格达到25学分时,须降入下一年级修读”(第三十三条)的内容,与此同时,在14年9月份印发的《山东大学本科学生学分制管理暂行规定》第三十七条和三十八条中,“学生在学校规定的修业年限内修完专业教学计划规定的内容,获得规定的学分,学校准予其毕业并颁发毕业证书。”“符合毕业条件且百分制平均学分绩点达到70分及以上,……,授予学士学位证书。”也就是说,挂科过多,仍可能面对成绩警示、降级、无法毕业等情况。


  X同学便是一名降级者。当年学院里最终确定降级的有四名学生,他位列其中,对此他坦言,“那时候我已经提前做好降级的心理准备了”,毕竟自己挂科“不计其数”。截止本学期,X还有36学分的课程需要补上,这也是他挂了近二十余科的后果。“挂科多了,就麻木了。”相比于第一次挂科时的后悔,现在的X说自己“已经看开了”,他把这段经历归结为年少轻狂、错误和挫折,“年轻人多经历一些挫折也可以,但不要扛不住,否则那就是软蛋。”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其实这也是鼓励我自己的话吧”。谈及未来的打算,“现在就一个目标,毕业。”而如何实现呢,“好好学习”。兜兜转转,X又回到原点。

 

调查结果.jpg

样本容量为152人的小范围调查



为什么挂科?


  大一第一学期经历过挂科后,X同学也曾后悔不已,并且在大一下学期有所改进,开始好好学习,没有挂科。但好景不长,大二大三,X觉得“学习太枯燥了,还是打游戏出去玩痛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L则把挂科归咎于自己自律性太差,“高中的时候没什么机会玩,大部分时间有老师和家长监督着好好学习,顶多就是偶尔偷着玩点游戏;到了大学就没人管了,玩疯了,第一个学期还好一点,高中的惯性还在,到了第二个学期就过得黑白颠倒昼夜不分,考试周也不知道怎么复习了,很多科都60分70分,高数也挂科了。”


  而这也与调查所得结果一致,平时没有认真学习、考试周没有认真复习两项也是80%的人挂科原因。但具体到每个人的时间安排精力分配,很大一部分同学选择了“对所学课程不满意,做自己喜欢的事”,受访者F同学便是如此。


  “当时报志愿的时候,因为是理科生不能填报文科类的专业,而自己想学的专业父母并不支持,一赌气就报了所有工科类专业,所以来到了兴隆山。”她如实告诉笔者,“可是开始上课之后发现身为女生,自己对这些课程实在不感兴趣,并且高中的时候数学和理综就很差,所以一开始听不懂,后来也就放弃了。”
  “那你没有考虑转专业吗?”
  “考虑过,但是一学期没听课最后还是没补上,现在挂科也就不用再想了。”F同学轻叹一口气。
  而实际上,因为做自己喜欢的事而耽误正常学习,一旦挂科,便失去了转往心仪专业的机会,那么即便不喜欢也要继续学习自己的专业课程,这是否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循环?对此,F说自己曾在知乎上看到一篇文章《你是loser跟专业无关》,如果自己真正目标明确,会为了转专业不惜一切的,甚至在一个不喜欢的专业也能学得风生水起。她也表示,“对所学专业不满意”也许只是个借口,自己缺乏的正是明确的目标和为之奋斗的动力。而这,似乎也是许多大学生当前面临的困境。


  除上述原因之外,也有同学曾私下抱怨,“老师太严了,明明可以过的。”而对此任课老师表示,出卷、考试、评分等方面学校均有明确规定,而学生争议比较大的平时分也是根据作业、点名来确定的。而有的课代表也曾言,许多老师在阅卷时,对于那些可能不及格的试卷,是会根据考生填写的内容,再一分一分往上加的,而这也或许也是许多人“低空飘过”的原因。而笔者也在山大官网搜寻到有关命题质量和判卷规定的相关内容:“试卷在考核基本理论、基本知识的基础上,要重点考核学生对知识的综合应用能力,并充分反映学生达到教学目标和要求的程度;应保证测试成绩分布合理,基本符合正态分布。(《山东大学本科考试工作管理实施细则》第三章第七条)”“严格按照参考答案和评分细则进行评阅。……改动分数时,评卷教师必须在改动处签全名。应注意加强复核,防止出现失误。(《细则》第六章第二十七条)”


重新上路


  虽然挂科的确会带来无法挽救的损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丧失了所有机会。
小Z是理科大三学生,正在紧张地准备考研。可是,在上学期第三次微积分一的考试中,小Z依旧没有及格。他向笔者讲述了他的挂科史:大一高数以50分挂掉,大二选课时选错校区直接错过考试,大三重修没有平时成绩竟考出14分的历史最低分。
"你现在难道不担心你的高数吗?"小Z释怀一笑,自信地说:"不担心,我现在在准备考研,高数就顺便都补上了,这学期刷刷高数二的分数,下学期肯定能过高数一。"
小Z向笔者透露,自己现在遇到最大的羁绊基本都是因为高数挂科造成的。他的其他学科并不差,只有高数一挂科后很难补回来,并且理科课业繁重,选择免听重修的话没有平时成绩就更难及格。在大三的寒假里,他意识到已经无法保研,挣扎很久,最后下定决心考研。自己三年不鸣不飞,要在最后一年里一鸣惊人。


  而F同学尽管大一便遭受挂科的打击,但她仍对自己的大学生活抱有信心,也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小有所成;X同学也曾经历过丰富的大学生活,在降级后从不适应到坦然相对,他正一步一步迈向自己的目标;L与高数的不解之缘,让他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新学期,他再也没有翘过一节课。


  尽管挂科曾被描述为“洪水猛兽”,但真正从暴风眼中走出的人才有切身体会。挂科不仅暴露出自己在某些学科存在的问题,也可以说是对某段“堕落”生活的提醒。“没有挂过科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只是挂科后的自嘲,并不值得提倡,更不要刻意去尝试,因为挂科这少数人的孤单亦是沉重的负担。


记者:任思博 魏琳      编辑:张昊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