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 港澳台生在山大
2014-12-11 11:26:46  来源:

图为来自香港的Maymay(左二女生)与内地学生在聚餐


他们很普通:不同于那些走在路上随时引人注目的外国留学生,他们拥有这个校园里常见的黄皮肤黑头发,相同的肤色与发色。


但他们很特殊:不用参加军训,不用修思修、马原、毛概等课程,拥有让人艳羡的“特权”。


他们这个独特的小群体——港澳台生,跨越两岸三地齐聚山大,在文化的差异中流浪,在文化的磨合中成长,又有什么不一般的故事呢?


1
缘结山大


“香港升学压力大,内地升学是一条有效缓解压力的途径。至于选择山大,是由于它在北方,抱着想看看雪的心态和冲着洪楼教堂来的。”目前就读大二的KEI说。腼腆少言的他并非毫无主见,从当初选择放弃高考及备考联招考试、说服担心山大学位在香港不被承认的家人报考山大,到独自来报道上学,依靠的便是内心那份坚定的信念、那与山大一线牵的千里之缘。


今年,山大开始实行对港免试招生计划,减少了联招压力,对吸引香港学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黄同学便是新政策的受惠者之一,他表示如果今年没有免试招生也许他就不会来到山大。由于父母都是内地高校毕业的知识分子,黄同学比其他人更容易适应内地生活,他普通话的地道发音甚至可以媲美北方官话区的同学,这有利于减轻他转换升学环境的压力。此外,吉林大学毕业的父亲对山大有着极高的认同度,在填报志愿时向一心报读中文的儿子推荐了山大,于是,带着父亲的期待与对中文的热爱,他来到了这里。


图为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三位香港学生


因为济南的冬天,因为美丽的洪楼雪堡,因为热爱文史哲……山大深深吸引了这些两岸三地的年轻人,从2005年到2014年,一批批的新生因为它而来到齐鲁大地。


2
山大初印象


从香港到山东,从繁华港岛到古朴泉城,Jacky在日记中写下初到这里的感受:“那天和幾位香港同學,從飛機上下來,踏上濟南這片充滿灰塵和霧霾的土地,拖著大大小小的行李箱,背著沉重的書包,頂著夕陽卻又不免毒辣的太陽,等候著校車的到來。那小巴校車終於來了,司機叔叔說著滿口聽不懂的北方方言,使我更感陌生,一種孤獨而又無助的感覺油然而生。”


转变发生在校车抵达软件园校区那一刻,“拿出各種資料,幫忙之師兄師姐見是香港同學,皆顯意外。然而師兄師姐們真的很樂於助人,個子高大的師兄帶我買被子,幫我托上五樓,另一位師兄用他那強壯的臂彎替我提行李,真覺得很不好意思......頭一日,我感受到內地同學之性情,與香港同學之不同。內地同學之『風度』,是香港同學比不上的。若要在香港見到此等景象,除在教會以及在義工團隊之中,便比較難見到了,也不知是否我身處環境之問題。當然,如此現象也要視人而定,只是內地同學把幫助師弟師妹,看作是『義務』、應當做的;香港那頭,若然幫忙,則多是發自內心去做,而不覺得是『義務』。”


山大或者说内地的人情味让这位香港少年既陌生又温暖,起初的孤独无助在同学们的笑脸中渐渐消弭。然而当天晚上,洗澡时面对只存在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小说里的物种——公共大澡堂,Jacky还是有些不淡定了,“『啊!!!』踏進澡堂那一刻,我心底裡抱頭發出了這樣一個尖叫”。


重提初进澡堂这段尴尬经历,他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尽管现在他已经能坦然面对澡堂沐浴。第一天的经历让他的心情如过山车般起伏不定,这就是来到山大的第一课吧。


3
异中求同,入乡随俗


不少学生羡慕港澳台生拥有学习“特权”,殊不知他们也有不为人知的难题。


虽说简繁体字都是一脉相承的汉字,可是多年的阅读繁体字习惯使杨同学对简体字十分陌生,甚至可以说是“目不识丁”。为了课程学习,她不得不一边重新学拼音,一边上网购买或者让家人邮寄繁体版书籍,这相当于比内地学生多花了一倍的时间。“可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她觉得十分无奈,如果离开台湾之前好好学习简体字如今会不会更方便呢?


香港的Maymay则表示“英语课好奇怪!”。首先,她以前没有经历过需要学习英文语法和听写单词的英语课堂。“就像惩罚我小学没有听课,”她戏谑道,“我们以前上英语课就是用英语交流,看看英语电影,做聆听练习。考试就考阅读理解,问一些很主观的问题。无法理解这里为什么这里英文字写得不好看还要扣分,这很不公平嘛。”Maymay的抱怨更像是小女孩的撒娇,她如今正在认真地自学以达到赶上老师的进度,“勤能补拙”,这是让自己不落下功课的唯一途径了。同时,她也对陌生的英语考试题型有着一丝担忧,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在期末考试得到回报。


从与港澳台生的谈话中还可以感受到,相对于内地学生注重学习能力,他们会更加注重独立自主思考,更容易接受开放的思想。譬如对于内地学生而言颇感新鲜的“无领导小组讨论”方式,在港澳台的学校不过是日常的课堂方式之一;相比内地学生,他们更尊重别人与异性交往的隐私,而不会轻易起哄八卦某某是不是“在一起”了。


幸运的是,这种差异并不影响他们与内地学生的交往,异中求同,Maymay说道:“老乡当然会很亲切。但是我们和大陆的同学相处得更多,觉得大家都挺好的。”她的脸上浮现满足的笑容,之前抱怨的小困难似乎都烟消云散了。她还称赞内地学生的勤奋好学之风感染了她,使她改掉了过去不爱读书的坏习惯。


港澳台生,从独自来到山大的漂泊之旅,到相识相知的心理依靠,其中有对许多事情的不习惯、有对种种困难的灰心丧气,相同的是他们都积极地希望融入新的环境,期望拥有愉快的大学四年生活。


4
不变的中国心


两岸三地,家国概念似乎成了他们与内地学生之间的一个百慕大三角。曾经熟悉的歌声似乎又萦绕耳畔——“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心中一样亲。流在心里的血,澎湃着中华的声音,就算生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台湾的杨同学对这个问题有些疑惑:“虽然说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很多大陆人会说你们台湾,你们香港,我们中国,我觉得无法理解。很多时候会很矛盾。”她表示,大部分台湾民众在内心还是承认自己的中国国籍身份,“台独”情绪并没有大家所想的那么强烈与广泛。


但不少人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这一点,这让她很是烦恼,“刚来这里,同学们有时候会因为我来自台湾给我特殊对待。我新申请一个QQ,加入新生群组,别人知道我是台湾人以后就会一直说‘台湾是中国的’,我觉得有些奇怪。”


Maymay也表示:“群组上就会有人说香港最近占中运动是在闹独立,说香港之所以有今天都是内地支持的,说我们不珍惜。我觉得这样会弄得我很烦。”


这些小插曲都让他们感到有些苦闷、委屈,为什么自己的爱国心总会遭到别人的质疑呢?为什么港澳台的身份背景就会受到特别对待呢?他们渴望自己一视同仁的对待,希望自己的中国心不会处处遭受质疑。


为此,她们不得不选择了避开在平常交流中涉及政治话题,竭力保持与身边人的和谐关系,用行动默默地消除别人对港澳台胞的成见。


6
未来就在脚下


根据山大招生简章,港澳台侨学生在校期间,按照教育部相关规定进行管理,修完规定课程、修满学分即准予毕业,符合学位授予条件者,学校授予其学士学位。同时,从2003年开始教育部对港澳台学生在内地大学取得的文凭进行资历认证。


尽管如此,港澳台一些用人单位对内地学历的歧视也将成为他们未来就业道路的阻碍。填报志愿时,Jack的老师曾经建议他选择台湾的学校可能更利于将来的就业。


而谈及未来的打算,他们大多数选择了回去就业或者深造,一心钻研学术的Jacky立志要考台湾大学的研究所,KEI选择考取香港城市大学的创意媒体学院或者回香港从事自己热爱的广告工作。基本上,选择留在内地继续求学或者工作就业的寥寥可数。


以后,他们或许会改变自己的选择,正如黄同学所说,“走一步算一步”,未来太多变数,只有好好把握当下。无论如何,祝愿港澳台生们珍惜山大四年,无悔最初的选择。



有缘相聚山大,奈何难尽欢千日醉,此刻相对恨晚。


四年聚与散记心间,毋忘情义,日后再相知未晚。


山大永远都是他们的家,两岸三地都是一家人。

记者:陈阜贤 张颂蔚      编辑:谢青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