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组织之惑:“真正有本事的人,不会加学生会”?
2014-11-29 17:06:29  来源:资讯传媒中心 点击次数:405

m2w690hq92lt_large_1BIo_63440000112a125f.jpg

有人坦言自己进了学生组织之后收获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朋友遇见很多,提升却成为各个组织宣讲会上的一句空言,这让很多人在表面的赞誉下,对自己的学生组织萌生了另一种感情。



校学生会宣传部14级干事赵雁华的电脑屏幕上堆满了制作海报的素材图片。她正盯着电脑屏幕,专心致志地抠图。做这样细致的活需要足够的耐心,在电脑前一坐一个下午是很正常的事情。


校学生会在学校里举办的各种活动都需要有宣传海报,这些工作往往由宣传部承担。海报上的元素换了一次又一次,几乎每个主题的海报都会做出几个完全不同的版本,翻来覆去令她感到抓狂。


在兴隆山校区地晚六点,白玉兰路寒风凛冽,路灯投射出昏黄的光线,张枫凡像往常一样提着单反步履匆匆赶往新闻现场。


“已经习惯了,有的时候是活动,有的时候是一些重要的会,这时候就会比较无聊了。但是习惯就好了。”张枫凡进入材料学院新闻中心已经两个多月了,从刚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跟一次新闻不用部长把关都能很好完成。


“因为喜欢这个,所以也没感觉有啥不满意的,以后也会继续做好的。”张枫凡告别后,跑着去新闻现场了。


新干事很忙。但是,他们忙碌的意义在哪里?


在《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假如让我重读一次本科》中,作者张萍写道:“对待社团之类的学生组织,别太认真,除了人多热闹,就只能体验一些狭隘的小集体情绪,玩一些准官场的权力游戏,对健康人格的养成不太有利。”


对于某些人而言,也许离开学生会的时间越久,对其评价越负面。一是讲话越来越没有顾虑,二是可能发现当时收获的东西并没有派上大用场。很多人给学生会等学生组织作出负面评价,认为其是一群人踏入社会前“社会风气”的演练场。



学生会迎来“小鲜肉”


“高中时觉得学生会很神圣,上大学一定要进学生会,不然大学就没有色彩。”14级学生赵雁华说,抱着这样的心态,她加入了校会宣传部。校会纳新时她志愿里填的是策划部和文艺部,后来听了宣讲会上宣传部部长说可以学到PS技术,也能得到锻炼,将来到企业面视的时候,能多一份底气和自信。于是她做出了决定。


加入宣传部之后,她收获了很多:整天做海报,很充实;明白做事要认真仔细,有责任心;校会各部门之间互相教基础知识,学会了很多;交了些很好的朋友。不过她也吐槽,PS要自学,没有人特意去教,只能是自己有不懂的地方再请教。


赵设想的大学生活很丰富,学习娱乐劳逸结合,但是大学生活开始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自己“好闲、好空虚”。专业课程的设置让她不必忙碌于图书馆和自习室,但除此之外她并不知道应该去做些什么,这种状态也是相当一部分大学生的写照。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人感到很清闲,比如2014级的S同学。


在上大学之前,她以为,大学以学习为主,学生组织不会特别忙。“没想到工作压力这么大,工作量大、要求高。既需要竞争,也需要合作。”她想象中的大学很大,有很多教授,有大图书馆;大学是“半个社会”,会有各种人,无论是帮助自己的、损自己的还磨砺自己的;另外还有各种讲座、志愿活动……结果让她惊讶的是,“上大学后分数还是很重要。”


机缘巧合,S同学加入了院会权益部——其实她并没有特别想加入的部门,也没有去听宣讲会。实际上她在意的是办活动,希望自己能策划出“既有意义又省钱”的活动。然而客观条件也有制约,在山东大学,策划活动必须经过团委的审核,流程很复杂,还需要找辅导员——主要是商讨经费。正是由于经费问题,她希望将来自己策划的活动能尽量压缩成本,增加获批的可能性。


令她很不满的一个现象是,很多活动宣传的时候都拿“发展分”来吸引人,失去了活动本来的意义。“要办好的活动吸引人。”


在大学的学生会里,个人成长的空间究竟有多大,也因人而异。校会宣传部部长刘世超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但是被调剂到软件专业,他对这个专业知之甚少,因此他上大学前对自己的人生没有太明确的规划。比较幸运的是,他加入了学生会。


“刚入宣传部是被分配在写宣传状态的文字组,后来尝试了下做海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之后踏上了一条做设计的不归路,这算是一大意外收获,很庆幸自己当初勇敢的尝试多样化的工作,让我发现自己如此喜欢设计。我是那种干一行爱一行的,设计只是一部分,还会向更深入的代码行业进军。”


而校长奖学金获得者牛景昊回想起自己大学期间的经历,总结道:“我就是做我擅长的事,并把他们做好。”那个时候真的是因为有能力做好,大一时,牛景昊先后参加了校会宣传部、院会宣传部、学生在线面试,并且全部通过,同时牛景昊担任班级学委一职。牛景昊不仅没有忙得团团转,反而每一项都做得很好。谈及学生组织占用大量时间,牛景昊开玩笑说,“做作业的时间总归有吧。而且,我是一个长时间不去自习感觉没学好就会内疚的人,这时候就会去上一通自习,上完感觉神清气爽,会舒爽很多。”


成长


“刚离开高中的新生比较期望在大学得到人脉、社交能力等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以及事无巨细、条理清晰的办事能力,不拖延、不推卸责任的执行力,与干事、部长打交道的良好交流能力。”刘世超说。


作为校会宣传部部长,他在纳新宣讲会上竭尽全力地吸引新同学。“我会客观的分析宣传部职能及其在整个学生会中的重要地位,告诉新生来宣传部能收获的能力,包括技术、社交、组织等各方面能力,以此来吸引新生加入。学生会给我归属感,在这种归属感之下,其他锻炼各种能力都显得次要,我也会把这种归属感继续带给我的干事,让干事去尝试多元化的工作,让他们不留遗憾。”


留在学生组织内的人大多回忆着当初的美好、单纯和如今的收获。“我高中的时候,也是只读书。到了大学就是想换一个状态学习。”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学生会主席王成贤笑着谈到自己大一时的懵懂。


王成贤在大一时曾参加了校学生会的纳新面试,因为经验不足被淘汰。后来,学长建议他,如果想做一些实事,就去院学生会试试,因此王成贤进入了控院的对外联络部。一步步走下来,他竟走到了主席的位置。


谈及学生会,王成贤认真地说:“学生会不是虚的,它很有价值。”从他自己来说,大一时,作为一个干事,做的事儿可能琐碎,但学到了执行力。大二的时候,作为部长,他开始带领一群人做事儿,领导力自然而然就有了。现在,作为主席,他更多的时候需要思考,怎样如何带好这么大的一个团队;还要去理解和领悟老师的意思。


说到大一干事普遍对学生会有些失望,不是想象中那样好,王成贤有话要说。会失望,是因为新干事们觉得没有收获,没有想象中的精彩。但他们不明白的是:大家一起组织一个活动,真正经历一些事儿,就会收获精彩、友谊。而且,这种能力的锻炼是长期的,是隐性的。拉一次赞助,失败了,也是收获,学会了克服。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提升能力自然而然。在这样一个,“服务学生,自我管理”的学生组织里,会在潜意识里走向大众,形成一种大局观。


因为,每多坚持一步,收获就会越宽广。


“真有本事的人,不会去学生会”?


文院2013级的马百行目前已经“退出”学生会,“当然我从来没有主动退过,只是到了大二没去竞职而已。因为课业太忙,难于应付了。


马百行当时加入学生会,“是期望做些工作,锻炼能力,最好的去处莫过于最正规的学生组织学生会了”。他还说:“高中主要学习,所以对学生工作有点艳羡了,当然是希望到了大学多做工作,具体说就是一些处事工作、在一个组织中干活的实际能力。”


对于具体的“能力”,他说:“当然我对这种能力认识得挺模糊,也说不具体。大家似乎都是这个样子。”


正如他所言,目前大多数大学生只知道自己需要能力,却不太知道要获得与自己未来的人生相匹配的哪种“能力”。这与之前接受的应试教育有相当大的关系。


马百行在院学生会社会实践部一年,他认为自己收获的是“执行力”,如何去把交给你的工作做好。他说:“有句话说的好,‘大学生不要先学领导力,要先学执行力。’另外就是和人打交道的能力。


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走弯路,“那些路都是应该要去走一走的,而且也确实没走冤枉路,还要得益于学长学姐的指导。”他还说:“一年下来最主要学会都就是感恩和回报吧,无论工作生活都是如此,这比其余什么都宝贵。”

不同的人在学生会收获的东西各不相同,根据受访者的回答来看,比较普遍的是友谊和办事能力,以及个人对成长的一些感悟。他们给学生会的评价是比较正面的。至于他们在学生会工作上付出的时间,如果用在别处会有什么精彩的收获,已经是一个不能做出的假设。无论如何,显而易见的收获相比于可能发生的损失还是让人感到慰藉。


但对于另一些人而言,事情就不同了。有一句话说,这世上本来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没有路了。


比如山东大学09级的王琳珺,毕业已经一年多,这时她回望自己的上大学之后走过的道路,感触很多。在大学的时候,她加入了院学生会,后来又加入校学生会,算得上是见多识广。


她说,北方的很多大学的学生会没有自主权,活动基本上是学校定好了的,学生的自主权很少。“真有本事的人,不会去学生会。”王琳珺说。加学生会的人大多坚定地认为自己加入学生会是为了锻炼能力,“很多人都陷入了这个误区。其实不加学生会的人也会有能力,大学里有太多机会,不只有学生会。”


她讲到她的一个同学,中文专业的,平时不上课,但考试却能拿高分;学校有演出常去写剧本,大三的时候就签约了百度公司。可谓“大神”。在王看来,“干点别的”比学生会有意义。


当然她也认同加入学生会带来的一些好处:“认识一些高年级本专业的人,对自己的成长会有帮助;学长毕竟是过来人,能给后来人提供参考信息。”王也认为大学生不要妄图学到“领导力”,因为用人单位并不愿意招一个初出茅庐的本科生去管理什么,还是要从最基本的能力学起。


王琳珺本科毕业一年多,上过一段时间的班,后来辞职,目前对自己的人生还有些迷茫,正在苦苦思索,寻找方向。在大学期间,她不但加了学生会,还修了“市场营销”的双学位,入了党,与同学合作发表过论文。目前她比较后悔的事情是自己没有把自己本专业的事情做好,其实要想有好结果,应该专注于一件事。她说:“学习最重要,其它都是虚的。”


在大学学生会这个舞台上,有的人出彩,也有的人失意。有的人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也有的人始终迷茫。在他们登上更好的舞台之前,希望他们能在大学学生会里打好基础。



记者:刘媛媛 简冰洋      编辑:张新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