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电微观:好时代?坏时代?
2013-11-30 23:57:04  来源: 点击次数:359


  当24点的钟声敲响,当宿舍楼群被黑暗驯服,当低声的卧谈和手机的微光取代了鼠标和键盘的敲击声,当次日的微风中送来沉睡的气息,山大老生们一看便知,这是断电的时代又再度来临。

断电?断网?你可懂过夜的黑 

  年9月30日,山东大学学生公寓管理服务中心下发了一项新的通知——“为了同学们晚上的安全,自10月8日起,本科生宿舍将不再断电,实行全天24小时连续供电。”但软件园校区仍实行周一到周四早6点到晚23点供电、周五早6点到周日晚23点供电的断电制度,因此,山大每年10月至次年5月时间段断电的制度在其他5个校区暂时告一段落。经过一个多月的试运行,全校许多同学提出了不少合理的意见和建议。为保证多数同学的利益,山大各校区宿管中心依据宿舍调查结果以及校长信箱、权益部反映等途径接收到的同学意见,综合各方因素决定于11月14日在山东大学本科生宿舍正式施行延时统一熄灯就寝制度:本科生宿舍周一到周四早6点到晚24点供电;周五早6点至周日晚24点连续供电。据了解,从全天供电到恢复断电,期间还经历了电表的更换。新换上的智能电表大大提高了电路的安全系数,也方便了同学们上缴电费。对于初来乍到的大一新生们来说,恢复断电无疑是一项陌生的规定。事实上,夜间宿舍断电制度一直是山东大学的传统,但与往年相比,现行的断电制度将断电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同时,公寓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个别学院对熄灯时间有特殊要求,学校也会给予考虑。比如在软件园校区多数同学的建议下,学校决定对软件园校区实行和其他5个校区同样的断电制度。

  断电带来的的断网和“强制性”熄灯,无疑让许多大一新生感到不适,而部分老生们在断电面前也难做到泰然处之。如此看来,在校方与学生间,对于断电制度的新一轮磨合已然开始。

支持?反对?一浪还比一浪高

  针对断电这一问题,记者在山大各校区随机发放了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大约50%的同学对我校现行的断电制度表示满意,36%的同学反对该制度,还有14%的同学则表示无所谓。

  反对者们的旗帜似乎更为鲜明。高达78%的同学认为断电导致无法给手机等电子产品充电,这给学习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此外,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来自不同专业的同学,很多同学表示“作业量大,白天做不完”和“学生工作太忙”是反对断电的主因。调查结果显示,约有76%的同学熬夜忙于学习以及学生组织、社团工作。而在山大贴吧和人人主页上,也会看到吐槽断电的帖子和状态。无独有偶,今年10月7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大三女生李叶可在网上制作了一系列以“不熄灯”为主题的海报,引起广泛热议;10月11日,湖滨七舍发生聚集抗议熄灯事件,学生们通过扔书、面盆、开水瓶等表达对熄灯制度的不满;一名学生近日在网上发起的“你赞成或废除寝室熄灯制度吗”的调查显示,八千多名参与者中有57.6%选择“赞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奋点,并不是每个人工作效率的最高点都在白天。”来自哲社学院的蔡某在接受采访时诚恳地说道,“而且有些人要是真的不想睡觉,熄灯断电也不能阻止他们,单玩手机、电脑、ipad就可以通宵。这样断电就给真正需要的同学带来不便。” 

  另一方面,支持者们也亮出了自己的观点。“说好的早睡呢”如今已变成很多在校大学生调侃的话题,“我们宿舍4个人都特别能玩,晚上12点之前就很少熄过灯,但是又控制不住自己,我们多次说好要一起早睡,却从来没实现过。”文学院2013级新生李某无奈地表示。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尽管约有82%的同学能够理解舍友熬夜,但觉得舍友熬夜会影响自己正常作息的仍然高达52%。但断电制度恢复以后,习惯熬夜的同学逐渐调整了作息,而合理化的作息时间,不仅让同学们的精神面貌和学习状态都有了很大改观,宿舍也越发和谐。除此之外,一位志愿者告诉记者:“我们一直倡导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熄灯一小时’等创意不应只成为流于形式的活动或宣传口号,更应该真正地深入生活,断电制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施行?废止?断电何去又何从?

  谈及断电前后的变化,某宿管阿姨不禁感叹:“你知道断电前宿舍有多难管理吗?住在1楼的同学都要我催促才能关灯,更别提其他楼层的了。”早在军训期间,就有同学向宿管阿姨反映夜里走廊动静太大,影响休息。而在某些学院的班级群里,也曾出现类似于“已经11点了,能不能请XX楼的同学们安静一点呢”的请求信息。此外,还发生过个别学生因身体原因需要静养,却被有熬夜习惯的舍友们打扰到而申请调换宿舍的事情。“(断电)就是因为怕你们休息时间太短,影响到第二天的学习。而且每个人生活习惯不一样,晚上难免会影响到别人或被别人影响到,断电可以让这种影响程度降到最小。”宿管阿姨如是说。

  诚然,断电制度的恢复体现了校方的价值考量。保证学生们充足的休息时间、维护正常的生活和教学秩序无疑被摆在了第一位。断电作为某种形式的纪律,在确保同学们享有良好学习、休息环境的同时,还能够培养当代大学生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能力。24点断电已为积极刻苦的同学们创造了较为充足的条件,而断电的警示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引导,促使同学们珍惜时间,节约用电,做到妥善安排,合理计划。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学生们越来越有自己的个性和想法,断电制度即使处处体现良苦用心,也难免饱受诟病。到底是校方对大学生自我约束能力的信心不足,还是学生们感受到的校方对他们的不信任多过设身关怀?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包括山东大学在内的很多高校一以贯之的断电制度之所以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考虑到学生容易沉迷于无谓的娱乐与熬夜,缺乏应有的自制力。这样看来,断电的确应该引起学生们的反思,是否大学生们已能真正做到自我管理、自我约束,从而让学校真正放心全天供电?但网上的“反熄灯”热潮与主张废除断电的人数比例又难免有些触目惊心,因此,在断电制度的背后,一场由来已久的关乎信任的拉锯战俨然在继续。

  在是否断电的问题上,一些细微的改革已如春风化雨,奏出了许多大学生们的心声。资料显示,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高校目前已开始实行熄灯不断电政策,而据记者调查,赞成”熄灯不断电“的学生在山大总人数比例中高达80%。同时,过去因电路老化,出于安全考虑而采取断电的复旦大学,在进行电路改造后,决定让所有宿舍不熄灯不断电。“大学生大都是成年人了,我们也会把他们当作成年人来看待。成年人就应该有自我管理能力,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应再接受被动的管理。学生的自理能力越晚学会越不好。所以,复旦并没有采取熄灯断电的措施。”复旦大学的陶老师在一次新闻采访中解释道。的确,校方的忧虑在所难免,但新的出路仍有很多。加强心理疏导与安全教育,让学生们充分意识到合理规划、健康作息与节约用电、安全用电的重要性,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思路之一。或许给予学生们适时的关怀和引导,远比“一刀切”式的断电来的温和,且更加长远。

    但值得注意的是,山大的断电制度中不乏许多人性化的细节,如考试周恢复全天供电,并开设通宵自习室,走廊与公共卫生间在夜间仍有照明等。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即使埋怨与反对的声音还未消散,仍有近一半的山大学子在调查过程中表示出对断电制度的理解和赞同。在漫漫争执中,这般理性宽容不禁令人倍感温馨,或许这才是校方与学生需要达到的良性互动,断电制度带来的矛盾只是一堂必修课。



记者:文/陈怀琳 谢青筱 图/李佳威      编辑:唐欣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