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的辩论时代
2013-12-05 20:02:00  来源:原创 点击次数:343

   11月29日的武汉大学很热闹。
   自10月9日第一轮初赛到11月29日决赛,历时52天的“2013武大金秋‘唇舌烽火’辩论赛”以周玄毅、袁丁、陈铭等明星辩手的表演赛完美收官。这些在武大几乎人尽皆知的名字,到了山大恐怕大多数人都要问一句:他们是谁?
  同样是今年的秋天,“‘山大杯’辩论赛个人挑战赛”打响。由山东大学学生会和山东大学校辩论队联合推动的“个人挑战赛”似乎在这个秋天让辩论在山大看起来“很火”——巨幅的宣传海报张贴了四个校区,赛况战果被紧锣密鼓地更新。海选之初,近十二个小时的选拔,百余名辩手仅有三十二位入选导师战队;决赛当天,三个小时,两场比赛,也只有七名辩手通过个人挑战赛入选校队。
  然而,这样一场在山大校园内高水平的辩论选拔赛却吸引不了更多的人,无论是选手还是观众。即使是在巅峰对决的决赛日,观众的数量也不到场馆的一半。焦雨溪——山东大学辩论队队长,2010年国际大专辩论赛大陆赛区季军,也许对此早有预料。与一票难求的武大金秋辩论相比,与国内其他辩论强校相比,山大难以与之抗衡的绝不仅仅是观众的数量。


  环境和氛围,的确是山大辩论人长久以来面临的尴尬难题。
  山大辩论的环境与焦雨溪的期待还有一定的距离。“很多人对辩论可能只是非常局限的认识,觉得只是比谁说的快,比谁更幽默,而没有真正学会如何去分析一个辩题、如何欣赏一场比赛”,与所期待的辩论坏境相比,焦雨溪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包括一些已经是大二大三的辩手,他们对于辩论的理解还是十分初步、十分原始的,跟现在主流辩论全的风格、观念甚至是严重脱节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谈到山大辩论与华语辩论圈的主流观念相距甚远时,氛围则成为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整个山东地区的高校对于辩论来说整体的积极性不高,对比北京、江苏等地,山东地区的辩论风气还十分薄弱。而各校之间缺乏交流,长期没有高水平的校际比赛也成为了阻碍山大辩论形成浓厚氛围的外部因素。
  而审视山大自身,难以回避的原因也有很多。作为由优秀辩手组成的校辩论队,还是一个年轻的甚至是在学校中比较弱势的校级组织,并没有一个很大的活动平台;一年等一回的“山大杯”辩论赛使很多辩手还未来得及了解应该怎样辩论怎样比赛,就被残酷的赛制封锁了晋级之路;同时,在2010年改革之前“山大杯”节奏缓慢、风格沉闷、变化不多的弱点不仅无法给予辩手充分展现自己的平台,也几乎影响了山大多年的辩论:无论是从立论角度来看还是论辩的技术来看,还停留在比较早期的风格。“比如说,立论很陈旧,格式很陈旧,还是像传统的三段论或者是一些平铺直叙的大白话,缺少一些分析或者缺少一些灵性”,焦雨溪认为在整个论辩过程中,山大辩论的整个技巧、意识和团队配合与武大、中国政法大学这样的辩论强队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的。而在改革之前由行政人员组成的评委席也饱受争议:他们本身不太了解辩论,受人情因素影响颇大,难免广受诟病。即使在10年山大杯改革之后,评委的问题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评委由行政人员变为人文学科的专业老师,但从近几年比赛来看,效果并没有达到理想的预期。例如,人情因素并不能被很好地避免,“去年就出了一点小争议,今年也有”分管学术部的校会副主席韩旭承认在“山大杯”辩论赛中曾无意出现过邀请的评委和学生有授课关系的情况,“但至于打分是否有失偏颇我们不好说,但这方面肯定是一个理由”。再比如,山大的老师会从学术的方面来看辩论,对辩论中的一些技巧和精彩的部分,不会有同辩手一样强烈的认识,以致辩手的积极性受到评判结果的挫伤。评委的构成始终是困扰“山大杯”辩论赛的一个难解的课题。
  但难解,并非无解。“对评委不能有太多的苛求,那么前提就是不能把输赢看的太重”,焦雨溪说,“作为辩手,你要看中的是你在辩论中的表现,你付出的努力和你得到的进步”,这也是他经常与辩手讨论的问题。焦雨溪认为与其寄希望于评委,不如看辩手自己的努力,“辩手和评委之间也是一个互相促进的过程。老师看到的辩论越来越多,看到好的辩论越来越多,他自己也大概形成一个印象:好的辩论是什么样,我应该怎样去评一场辩论,这也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过程”。而面对评委这一问题,很多辩手也考虑到了主办方的苦衷:很多参与者希望看到、希望主办方能够办到的事情,对主办方来说其实是具有一些难度的。
  除了评委的限制,“山大杯”辩论赛本身作为校级院际赛事,对学院荣誉的争夺不可避免地使辩手背负上了更多胜负、荣誉的压力。在单论淘汰的赛制中,强队希望保住战绩最好锦上添花,一旦未及八强则来年压力倍增;弱队则渴望一战翻身进而赢得学院更多的资源和支持。在荣誉争夺中,任何学院都逃不过压力的漩涡。这样的荣誉之争自然难以避免,但成为压力的同时也是一种推动力。来自化学与化工学院的辩手靳朝辉认为:“集体荣誉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应该存在的,因为这个荣誉是激励你做好事情的很大的动力。”
  比起评委,赛制的问题,焦雨溪显然更关心辩手自身。现在的辩论日新月异,对辩手的临场反应,知识储备都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2010年,由焦雨溪主推的“山大杯”赛制改革也以期用赛制来带动辩手方向。“以前,我们可能在‘论’的方面比较多,而在赛制改革后,我们可能对在对辩,自由辩这种‘辩’的环节越来越多,对于辩手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以一辩为例,在以往的赛制中,一辩在观众的传统印象中可能大多时候扮演了花瓶一类的角色,只求气质端庄,会念立论即可;但在加入了质询环节之后,一辩需要在赛上场直面来自对方的拷问,即时给出合理的回答,这对一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对于辩手的要求加高,这也是激励辩手不断向前发展的一个方法”,焦雨溪说。
  而以赛制改革的外部力量来推动辩手显然不够。山大学生大多注重自己的学业、升学等方面,对于辩论这种相对来说占用时间较长、耗费精力较多的活动难以投入兴趣和心血。在焦雨溪了解到的许多同学当中,一些自身非常优秀的同学之所以没有选择辩论大多都是认为辩论占用时间比较多,影响学习。高校整个氛围不浓厚,辩手的积极性相对也较差,更多的人将辩论当做生活的调剂,而非努力的方向。而那些愿意牺牲时间和精力参与到辩论赛中的辩手,大部分仍缺少“辩手的自觉”,或者说他们还没真正了解身为一个“辩手”要做什么。焦雨溪发现,在山大很多声称自己喜欢辩论的选手其实观看的高水平赛事非常少,包括对网上视频的接触也非常少——对高水平的赛事没缺乏感性的认识,因此努力的方向也比较盲目。学习辩论,感性地认识辩论,或许是培养辩手自觉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你要对高水平的赛事有个大致的感性的印象,你才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是什么”,焦雨溪解释到。而除了数据库和专业资料的查找和运用,知识储备方面的不足,焦雨溪更强调作为辩手的赛后思考。输了比赛就抱怨评委、对手,赢了比赛也很少回头分析总结,这样的现象在山大不在少数,而这恰恰是最没有“辩手的自觉”的表现。“身为一个辩手,你更要分析自己为什么赢了,回头看看自己的比赛,哪一方面做得好,哪一方面做得不够;包括输了比赛之后,更要去认识输在了哪里”,焦雨溪说,“因为身为一个辩手,本来要进行的就是思辩这样一个工作,那么思考自己就是思辩的一个起点和开始。”



  这样来看,山大的辩论,无论从环境氛围、到平台赛制,乃至辩手自身都还存在着一些问题。而面对这些问题,山大辩论人早已迈开步伐,砥砺革新。

  2010年,以该年参加国际大专辩论赛的四人为基础,山东大学校辩论队成立;2011年,“山大杯”辩论赛启用全新赛制,环节分割更多,也为辩手带来了更多要求和挑战;2013年,“‘山大杯’辩论赛个人挑战赛”也成为了前进中的重要一步。
  “个人挑战赛”在山大是一个全新的尝试,不仅为辩手个人提供展示的平台,也成为了校辩论队选拔优秀辩手的重要方式。这一方案也早已在焦雨溪心中酝酿多年。而在焦雨溪之后,多位校会主席、部长也都一直在向这个方向努力,今年的分管主席韩旭就是其中之一。作为赛事主办方的推动人,韩旭在今年五月“山大杯”结束之后萌生了开辟这样一个新赛场的想法,“学院之间的辩论是很好看的,大家也很关注,但总归有些局限性”,韩旭认为原有的院际比赛已经不能满足大家的需要,加之校辩论队也需要更多、更好的机会挑选队员,于是个人挑战赛的想法初步成形:通过比赛的形式既将校队选拔模式正式化,同时丰富山大整体的辩论体系——上半学期的“个人挑战赛”以个人为主,下学期的“山大杯”辩论赛以学院为主。
  校会需要上学期的精品活动,延续“山大杯”品牌,丰富辩论体系;校队需要以“个人挑战赛”为契机改变过去简单松散的选拔方式,推广品牌,构建活动平台。两个学生组织一拍即合,个人挑战赛进入筹备阶段。
  由于校会和校队的共同努力和默契,加之团委给予的较大的空间和自由度,比赛的筹备阶段并没有经历太多的曲折,但也并不轻松。比赛名称的敲定上颇费周折,最终在多方商讨之后确定了延续“山大杯”品牌的“‘山大杯’辩论赛个人挑战赛”;为了比赛能够达到理想的宣传效果,校会网宣部对宣传海报进行了多次修改,校队成员也共同拍摄了宣传视频;赛制经过焦雨溪,仲博文和韩旭的几番讨论,借鉴了以往的网络赛制,部分参考中国好声音的形式,再结合辩论的特点才最终确定。而这些还只是比赛筹备过程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其中的辛苦他人自然难以体会和理解。作为主办方,韩旭还要考虑新比赛的效果、参与程度、以及选手能否适应新的赛制。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当中,个人挑战赛的海选之日逐渐逼近。
  11月2日,“‘山大杯’辩论赛个人挑战赛”拉开战幕。
  32位通过海选的辩手组成八支队伍,分属四位导。经过第二轮的导师考核,每位导师带领一支队伍闯进决赛争夺冠军。
  导师制,是此次个人挑战赛的创新之举。之所以加入校队成员担任导师、带领辩手,焦雨溪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校队成员把自己在对外比赛和努力中学习到的关于辩论的知识借此传达给更多的新生辩手,而通过新生辩手就能够尽最大可能将这些知识、技巧带回自己的学院,从而在更大程度上营造一个良好的辩论环境。参与此次“个人挑战赛”的靳朝辉也认为有校队成员的引导是个挑赛形式上的创新。“这样的话,每个校队大神就可以教每个队员很多东西,引导大家去想一些问题,给一些思路上的引导”,这一点也与韩旭的想法相同。然而导师制不仅让队员得到了更多的辅导,也让校队选拔有了更大的改变。今年校队成员、导师参与到准备过程以及比赛中,更多地发现了选手的闪光点。不仅通过比赛,并且在准备过程中也能看到辩手更多的优点,更好地了解辩手。焦雨说:“对我们来说,对新生辩手认识比较全面,带来的改变还是很大的。”
  除此之外,另一个出现在决赛中的创新赛制——“超级辩论”环节,即导师质询辩手也同样引人关注。这是焦雨溪与韩旭在讨论决赛流程时灵光一现的想法。这个环节在决赛中只有十分的分值,在不会给双方带来太大差距的同时,让导师以这样的形式表达了自己的想法,通过问题进行一种点评。同时对于辩手来说,与导师的交流也带给他们更多的启示,引导辩手向某一个方向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靳朝辉认为这一环节的存在在“个挑赛”的决赛中是合理的,“因为个挑赛的目的之一就是校队进行选拔,确定新一届的校队人选,所以导师肯定也要在这里考核辩手的实力。”然而对于第一年摸着石头过河,韩旭坦言对于“超级辩论”环节的设置考虑得还不够周全。比如,给辩手的时间过长,整个环节会花费比较长的时间;再者,由于导师无需回答辩手问题,也没有时间限制,因此占据很大优势,对辩题拆解得也比较狠。正如焦雨溪告诉记者的:对于导师如何把握质询的度,怎样去询问,怎样去和辩手交流,这些问题也都需要尝试的空间。
  尽管个人挑战赛这一首次尝试存在一些不足,比如选拔的方式,尤其是对二三辩位辩手的考核,以及晋级的模式有待改进,但这一革新始终让人充满期待。“个人挑战赛”的加入,对于整个山大的辩论氛围有着积极的影响。“个挑赛”的出现填补了山大上半学期缺乏高水平辩论赛的空白,让一整年都充满辩论赛的魅力;同时,它能让辩手将在校队中学到的带回自己学院,传播辩论思想;能让更多辩手在刚刚接触辩论时拥有更好的环境、平台以及良师益友;也能为正在成长中的辩手提供更好的机会,进而在现在、在未来带动山大整个辩论的氛围。盖午阳,作为本次个人挑战赛的四位导师之一,认为整体而言,“个人挑战赛”应该成为与“山大杯”并重的赛事,“因为这直接关乎到整个校队的发展和为各个学院辩论队的纳新提供比较全面和公正的参照,并且也确实可以满足院际交流赛达不到的深度和相互了解的要求。”
  “个人挑战赛”终于出现在山大的辩论舞台上,既得益于时间的契机,更离不开山大人的努力。焦雨溪说,从个人最初的想法到今年付诸实践并能取得双赢的结果,是在很多人的努力之下促成的。这其中,不仅有校队全体成员和校会分管主席韩旭的全力协作,也有校会同学、各部长干事在整个比赛过程的支持配合以及辩手的积极参与和努力。



  辩论氛围的营造任重而道远,然而每个山大辩论人都在努力:
   每年由校会组织的“山大杯”辩论赛领队总结会议力求通过对赛制赛程的思考和总结让比赛变得更加接近大家的期待。2013年5月,领队会议之后,“山大杯”辩论赛的赛制作出了细微的调整:上半场质询环节延长至两分钟,立论和质询分别计分,分别为15分和10分;下半场观众提问时间由不限时改为限时30秒;原总分在4分和4分以内由评委印象分决定结果,也被调整为3分。赛制的细微调整推动着辩手、教练以及整个队伍进行改变。尽管“山大杯”在未来几年并不会有大的变动,但对其格局会不断进行优化。谈及今后的探索,焦雨溪认为重点在于如何完善现有的包括“山大杯”以及“个人挑战赛”在内的格局,如何丰富赛制,进而建立一个更好的“培训—比赛—再培训”的机制。
   本月,校辩论队也在为征战第四届华语辩论锦标赛做着充足的准备。这支曾夺得2010年国际大专辩论赛大陆赛区季军、2011年山东省大学生辩论赛冠军以及2012年“联盟杯”大学生动物保护辩论赛全国总冠军的队伍仍然以不俗的辩论战绩而备受瞩目。他们也在努力创建山大辩论人的平台,争取更多对外比赛的机会,以出色的表现为山大辩论的发展赢得更多支持。除了个人挑战赛,校队也希望有机会能够开办辩论欣赏、赏析以及辩论的讨论沙龙等活动,为营造辩论氛围做出更多的努力。
   除此之外,各个学院也像以往一样在秋天这个寓意着收获的季节里举办新生辩论赛,以此尽力为刚刚迈入山大校园的新生提供接触辩论、培养兴趣的平台。随之而来的包括“六院联合辩论赛”在内的院际比赛则让辩手尤其是新生辩手走出学院,获得更多学习与交流的机会。
   而作为山大一名普通的大二辩手,董亮也在成长和历练不断反思修正。经历过低谷的他学会了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的问题,弥补自己的不足,让自己的能力得到提升,让学院的实力更强。在多了一份责任感的同时,董亮也开始思考着山大辩论的方向:在辩手不断巩固自身实力的同时,将个人的魅力展现,从而吸引更多关注、参与其中;通过老队员的趣味赛、示范赛、赛前培训让更多的新手了解辩论;除了辩论人本身,校内宣传的力度也应该加大,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山大辩论的进展和变化。
   很多人,也像他一样,在关注着、思考着、行动着,在为山大辩论付之努力的路上走着,不曾停歇。

记者:于露      编辑:唐欣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