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周不应再熬成“黄金粥”
2014-10-09 23:30:51  来源:资讯传媒中心 点击次数:270

今年国庆期间,多个旅游景点再度出现“爆棚”现象、

楚天都市报讯:由于游客过多,昨日恩施大峡谷、宜昌三峡大坝、神农架等多个景区达到最大承载量,不得不限制游客进入。

中新网讯据厦门市旅游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当日鼓浪屿接待8万人,占核定日最大接待量的296%,远超鼓浪屿“日最大承载量”,堪称“严重超载”。

1999年我国颁布新《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建立“黄金周”以来,全国多个景区每逢节假日便“乱成”一锅“黄金粥”,我们真的要将这锅“粥”熬下去吗?

 长城.jpg

为刺激消费而存在,确实带来一定经济效益

黄金周制度是在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为了刺激消费,拉动国内经济,促进国内旅游而做出的举措。假日与周末同为消费的集中时间,拼接起来的长假更是商家的盈利“黄金时刻”,因此媒体将长假形容为“黄金周”。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认为,消费作为衡量社会经济平衡发展的重要标志,既与社会群体收入水平息息相关,也与民众消费观念更新、消费时间充裕与否密不可分。通过给予充足的休息时间,刺激中国老百姓经济思维从简单的积累型积累——消费型转变

1999年,国家第一次修订《放假办法》,决定将春节、劳动节和国庆节的放假时间与前后双休日拼接起来,形成长达7天的长假。当年首个国庆“黄金周”全国出游人数达280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41亿元,假日旅游热潮席卷全国。  

在一浪呼吁取消黄金周的声音中,“黄金周”带来短期内井喷的经济效益则成为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坚持保留黄金周的最坚固盾牌。

                                                  

涨亦黄金周,堵亦黄金周,脏亦黄金周,黄金周带来诸多问题

每逢黄金周,长时间积压的国民旅游热情在短期内集中释放,全国各地游客扎堆出行,目的地又集中在为数不多的4A5A风景区,形成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从众式旅游”,导致各大景区均是一幕幕“伛偻提携,往来不绝”的画面。这种从众旅游带来的直接的问题是有限的旅游资源无法承载巨大的游客压力,产生一系列问题。

门票涨。参观核心景区对于远道而来的游客而言,无疑成为一种刚性需求。在这种向景区严重倾斜的卖方市场下,景区经营方自然不会放过发财的机会,纷纷打出“涨价限客”的旗号大幅提高门票价格,而我国《旅游法》四十三条规定,“利用公共资源建设的景区的门票以及景区内的游览场所、交通工具需要拟收费或者提高价格的,应当举行听证会,征求旅游者、经营者和有关方面的意见,论证其必要性、可行性。”游客关于景区提价基本无知情权而言,表达权更是遥不可及,这种罔顾游客的提价似乎成为一种违法行为。而本应管理景区收费的政府部门也要分得“黄金周”的一杯羹,甚至拖欠景区门票分成,嵩山少林寺不久因政府“赖账”而状告政府吗?

交通堵。旅游资源丰富的景区和游客常住地往往相距千里,交通以搬运的方式将旅游市场的供给和需求匹配起来,可谓功德无量。但是,航空、铁路、公路各大交通方式和景区内部交通工具也有它的最大承载量,黄金周出现极端的短期人流高峰就像一个小春运,增加了各地的交通压力。以高速公路为例,正常情况下,在高速路上车速一般在100公里左右,最低限速也有60公里,但每逢节假日高速公路免除小汽车通行费,重要高速路上总会出现严重堵车现象,车辆不过在路上以时速5公里蠕动。可笑的是,因遭遇严重堵车,浙江一新婚夫妇上演一场“电波婚礼”。

环境脏。国人素质低早被诟病,随意扔弃垃圾,在景点上乱涂乱画的现象不一而足。尽管已有所好转,但每逢大型节假日著名景区内垃圾总会剧增,环卫压力加大。在济南趵突泉公园,五一小黄金周之前卫生保洁是一小时转一圈,在五一期间,则要10分钟转一圈,不停地捡垃圾,原来装垃圾的车一周到公园两三次,五一期间,则是一天一次,路面和草坪上满是矿泉水瓶、包装袋。大众心理学创始人勒朋指出,个人在群体中会丧失理性和推理能力,思想情感易受旁人的暗示及传染,因人多势众产生的力量感会让他失去自控,甚至变得肆无忌惮。景区内聚集大量游客,相当多游客的不检点行为影响了其他游客,他们在某种暗示中失去环保意识,在“匿名性”的掩护下企图并成功逃脱一切关于破坏环境的惩罚。

舒适度下降。媒体上宣传的景点总会呈现出景点最美一面,也成功吸引众多观众眼球。慕名而来的游客看到眼前的一切尽是人海,广告上描绘得何等静谧悠闲的环境变得比家乡闹市还嘈杂,加之高涨的机票、酒店费用以及可能遭遇到的“宰客现象”,以及出境游客和错峰出游的游客相对舒适的旅途,强烈的相对剥夺感油然而生,花钱买难受的行程只会对旅游舒适度起负作用。

 

休假制度需改革,带薪休假需落实

当城市供电设施未尽完善,无法同时将电力输送到用电企业时,错峰用电往往是供电部门和政府的不二选择。错峰同样适用于旅游产业。错峰出游的游客避开了拥挤的人群,真正享受到憧憬的怡人风光,而且降低出游成本。

尽管《带薪休假条例》明确规定了我国职工连续在职12个月便享有带薪休假的权利,但清华大学蔡继明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目前的带薪休假落实情况不尽如人意,落实率只有50%左右。除享有寒暑假的学生和教师之外,鲜有其他职场人士有暇错峰出行。

除了带薪休假制度落实不力外,国人休假权利的维护意识淡薄也值得深思。“中国的国情和观念与西方不同。如果领导不休或公职机关不休,承担工作任务的人往往宁可放弃休假也会坚持工作。”回忆起中国放长假的决策始末,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说。而在国外,尤其是西方,人民信奉“休假神圣不可侵犯”,在德国,法律更是要求必须放假满12日。

出游作为个人的一种休假选择,理应享有充分自由,但黄金周制度似乎把这种自由选择的范围缩小。游客在规定时间内选择有限的景点出游。经笔者统计,全国景区主打4A5A景区,而全国只有1545A景点(2013)和1984A景区(2014)供近3200万游客选择,带来的必然结果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景区爆棚,各地游客纷纷吐槽。而感到最欣慰的反而是留守一族,1号在家看全国高速堵车;2号在家看各地景区排队;3号在家看全国酒店涨价;4号在家看游客到处被宰;5号在家看买不到火车票;6号在家看全国高速又堵;7号在家看东南西北进不了城;8号上班看同事诉苦”。

闲暇时间促进消费的前提是而当人们的物质消费多样化的欲望很高涨,若是每到长假游客总被各种“挤、堵、脏”糟蹋了游玩之心,消费的欲望必然受损,黄金周刺激消费的目的便难以实现,改革势在必行。


记者:梁声远      编辑:张昊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