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校长奖]于东睿

时间:2019-01-16 17:00:37 来源:学生管理办公室 作者: 编辑:

物理学院本科生党支部书记,直博北京大学,山东大学普通生田径队跳队队长,物理学院田径队创立者,问鼎山大速度与远度巅峰的普通生……从学院学校到省内,从跑道沙坑到领奖台,从参与者到领跑者,于东睿三年来的大学生活,一步一个脚印,丈量出一个人潜力的高度和远度。


于东睿2.jpg

 

从物理到田径

于东睿是一名物理学的本科生,但提到他的名字,大多数人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词往往是“运动员”。他一反人们对理工科学生那种木讷、专心学术印象的认识,尤其热爱体育锻炼:从小学开始开始练习跆拳道,十几年一路走来,拿到了世界跆拳道联盟第十二条腰带——黑带二段,并在过程中广泛学习空手道、散打、柔术等,打下了良好的身体条件基础。

大一在没有田径训练基础的情况下,凭借出色的身体素质,于东睿被老师发掘选入山东大学普通生田径队,三年来,他不仅在校内各种比赛上所向披靡,也代表学校南征北闯,在各种大赛中为山大争得荣誉。

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于东睿在田径方面有今天的成绩,绝不是一蹴而就,一次次第一个冲线、站在山大田径圈的巅峰,全都是无数的汗水与血水浇铸而成。于东睿说:“可以说所有的竞技体育都需要两个方面:身体素质和专项技术,而田径是我接触过最倾向前者的运动,这是它最吸引我的地方。”在物理学院这样一个学术氛围浓厚的学院,于东睿顶着每天的学业压力、实验室的实验压力、党支部的工作压力,几年如一日地坚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进入田径队后第一次训练课是小力量,从午睡后练到天黑,练到吃饭时一坐下腿就抽筋,几天都缓过劲来;冬训,日均三个半小时,大到匪夷所思的训练量,跑完不知道第几个300米后大口喘气仍然感到缺氧,让人躺在地下,恨不得把肺直接暴露在空气中;长时间成绩没有提升对自己产生的质疑,训练后灌铅一样的双腿,跑吐后嘴里的酸涩……

保持着田径队最高的训练出勤率,于东睿的身体也一次次被这种几近疯狂的状态摧残,力量训练时被180公斤重的杠铃砸到腿和脚趾,他修养了一周就带伤重新回到了田径场;2017Spartan Race比赛,全身多处被铁丝网划破,血顺着脸颊流到地下,双腿抽筋,他依然逼迫自己以超快的速度完成了全程12公里的障碍越野比赛……他始终坚信,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用比赛的状态应对训练,而比赛的状态就是不遗余力。”也正是这些痛苦,造就了于东睿在跑道上直起身就能甩开第二名的速度,造就了他起跳就能六米以上的远度。

于东睿对体育的热忱和执着,是在他十几年在对抗竞技、竞技体育中摸爬滚打中一点点建立起来的。认定的事哪怕会弄得伤痕累累也要竭尽全力。

于东睿.jpg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作为一个大学生,尤其是作为一名大学生党员,于东睿认为,田径的定义不能止于一种竞技体育,它是一种健身的形式,尤其是比较小众的一种,应该在身边的同学中推广开来。

于东睿在2016年成立了属于物理学院自己的田径队,这支从一个每级仅有150人的学院中组建的队伍,年年在校运会上夺得一二名,年年都能向校队输送几名优秀的队员。而对于更大一部分身体基础薄弱同学,田径尤其是短跑、跳跃这类爆发性的项目是不适合的,针对这些同学,于东睿便借着学校团委“学伴计划”活动的展开进行立项,除了带领需要的同学进行跑步等活动,还针对学校体测的内容进行关于训练、测试注意事项的讲解。于东睿说,提倡他们最开始用自重训练为将来更系统、难度更大、强度更高的训练打好基础,即便不进行进一步的训练,只是提升一下身体素质,我们学伴计划立项的目的也达到了。

对于东睿来说,田径除了是最大项的竞技比赛,也是提升身边同学们整体身体素质的简单、行之有效的方法,物理学院三年来在他的带领下,已经形成了非常好的健身锻炼氛围,除了校运会,在澎湃杯健身体能技能大赛、校园接力跑等各项比赛上,物理学院的队伍也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也正是因此,物理学院有了另一个名字——“物理体育学院”。

 

从山东大学到北京大学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

从大二逐渐确定自己毕业后方向后,于东睿过上了一段比高三更紧凑忙碌的生活:上课在中心、实验在洪楼,繁重的实验往往让他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从上午到晚上。可他并没有因此就放弃了田径训练,习惯七点多起的他硬生生把自己的睡眠时间压缩了近两个小时——午睡时间用来学雅思,早上六点起训练后吃饭上课,每日如斯。

“逼一逼自己才知道行不行。”

苦心人终不负,一年后于东睿凭借90多分的绩点,基地班第四名的成绩以及众多科研奖项,成功通过了中科院、中科大、南京大学、北京大学等物理强校的初试和面试。

    “一名田径运动员的黄金年龄是24岁左右,就是你毕业以后。”于东睿的教练说。

也正是这句话坚定了于东睿在毕业后继续训练的决心。在北京大学夏令营时,他就找到了北大的田径队并和他们一起训练。“就是那一天,我在北大找到了‘组织’——我今后深造和训练的地方。大学生活总算有了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吧。”


于东睿1.jpg

 

    如阿诺德施瓦辛格所说:I hate plan B.”只有全力以赴,不给自己退路和后悔的机会,所以才会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句话。长此以往,让于东睿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飞的更高,跳的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