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校长奖]付英超:才杰振奇响,壮气思经纶

时间:2019-01-16 16:56:28 来源:学生管理办公室 作者: 编辑:

初次见到付英超时,他正端坐在座位上看书,双手捧着一本南北朝史读得津津有味。仅从外表而言,似乎很难看出他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若是坐下来细细交谈一番,便可以察觉到和一般学子不同的端倪。我们在采访的闲暇和他聊天时,他从“刚疾清峻”的嵇康谈到“暮年诗赋动江关”的庾开府,如指点江山一般,勾勒出一个名士们放羁狂荡的动荡六朝。在随后的交流中他也始终保持着一种冲谦自牧的风度,或许这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一个鲜明例子。

 

1.求学经历

我在高考之后考入山东大学文学院闻一多班,逐渐确立了从事中国古典学术的一个目标。因为认为自己比较适合古典学术的方向所以我大二就转到尼山学堂了我在这里开始接受了比较传统的学术训练既有学术论文的写作又有学术项目的锻炼我在大二下学期就开始确定研究汉魏六朝文学的方向。明年会去南京大学文学院直博,方向还是我理想的汉魏六朝文学和古典文献学方向


付英超 (2).jpg

 

2.对你帮助或影响比较大的事情。

大二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心情很低落,杜泽逊老师知道了之后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他很照顾我的感受并没有问我情绪低落的原因。只是很轻松地跟我谈论一些学术界老前辈的故事,并引出他对人生、学术甚至爱情的看法还帮我理了自己从事汉魏六朝文学所需要的知识结构。那次谈话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七点,一名长江学者放下手上的事情,陪我聊了整整五个小时,这是当时的我所惊讶的最后杜老师说了一句,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聊聊我非常感动。那次谈话让我受到了莫大的鼓励和安慰,我一直铭记于心


图片1.png

 

3.分享一下学习方法或者经验、心得。

葛兆光在《古诗文要籍叙录·序言》中引用了句话,“大凡做古代中国学问的人,只要一出手,内行就能看出他的底子,是来自经学的训练,还是来自二十四史,是打了《说文》的基础,还是读透了《四库全书总目》,这就像是学写字的人,是打小临的颜真卿,还是自幼学得柳公权,瞒是瞒不住的。”

这是做学问的根基,也是我们学堂一直强调的读典的原因所在。

拿我自己做例子,我想要做汉魏六朝的文史研究,杜泽逊老师和程章灿老师对我首要的要求都是先把二史八书给读完杜老师甚至建议我把魏晋南北朝的书全部读完,这是一种比较传统的路数。通过读史书以了解一个时期的历史背景是必需的,但现在问题在于要不要逐字逐句地去看完这十种书甚至整个魏晋南北朝留下来的书,因为现在我们面临着三个方面的新情况。

一是我们现在做研究的方式已经和古人大不相同,互联网和古籍检索日益成为我们的主要研究手段这让我们在查找文献和史料方面变得空前便利,再也不用像前辈学者一样一本书一本书地查了。但带来的问题是什么呢,带来的是对文献的陌生。就像刘心明老师在文字学课上讲过的,文字的发明让人类大脑的记忆能力减退。虽然我们无法否认技术变革带来的巨大进步,但技术的进步对于我们而言却不都是好处有很多人因此走上了投机取巧的道路,弱化了对文献的掌握能力。

二是前人留下的学术成果太多,新一辈学者的学术著作汗牛充栋。在我们因为技术进步忽略传统文献及学术训练的同时,把更多的精力用来研究前辈和同辈学者留下来的大量著作。当然这和现在论文写作需要大量详细的文献综述有关,如果我们志在研究某一方面,仔细阅读更多的原典对我们的好处是远远大于阅读学者著作的。不过对我们本科生而言,我们更多的是一种学术追星的心理我不否认我自己也有这方面的问题,但在进入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候回顾过去,我觉得自己读过的很多书都对自己价值不大,引用的很多论文也都水准不高。这并不是说这些成果没有价值,但在阅读这方面就显得有些避重就轻了。

  这需要我们提高鉴别能力,甄别对自己真正有价值的著作和论文。杜老师曾对我说,读书就读陈寅恪、周一良这种第一流学者的书,就是针对学术著作而言的。学会对学术著作划分等级,也是深入进行学术研究的必备能力之一

三是西方理论与海外汉学的影响。古代的研究大多是分为汉学和宋学,在学术转型之后的现在,宋学的话语体系已经西化。考据与理论的分野还在,只是掌握上层理论话语权的却已经是西方理论。另一方面随着中外交流的不断加深,海外汉学的成就和水平日益提高。原因在于海外汉学往往采用新奇的视角和方法,这样会有较容易的学术产出因此对于现代学术规范有着天然的优势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做学术的方法。在这种学风的影响下,我们也常常会用西方理论体系做中国传统的文史研究其实这应该是汉学家的工作,而这种工作的目的是验证西方理论体系的普适性我们应该把握好的学术根本仍应是汉学或而非西方汉学

     讲了这三个方面,其实我自己的倾向也已经很明显了我自己还是更倾向于进行传统的学术训练无论是史书、四库还是经学、小学,我觉得这才是做中国古典学术的根砥。

图片2.png

 

4.学术研究方面特别欣赏或佩服的人。

      自然是杜老师了。之前姚文昌师兄在转发杜老师《答吴雨轩问俗本》的时候写道“弄清楚是一种本事,说清楚是另一种本事”,学界公认杜老师是学问又好讲得又好的人,杜老师谈起藏书家、谈起四库修纂那些事情的时候如数家珍,没有真学问的人是做不到的。而杜老师最敬佩的也是那些有真才实学的前辈,像杜老师说当年开会庞朴先生在场,其他人都不敢说话,就是因为庞先生学问太大。此外杜老师对我们学堂学生的关心和爱护、对学术和工作一丝不苟的责任心,真的是可谓为人师表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就是我对杜老师的一种态度了。

存性自然,博雅无华。琢磨着典籍中的光影,担当着传承文脉的重任。慷慨而歌,向阳而行,尼山学堂的学子中华传统学术研究的道路永不停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