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优秀本科生]宫镇江:三年逐梦不忘少年

时间:2017-05-16 16:25:38 来源:新闻中心 作者:陈天然 编辑:吴姿璇

  记者对宫镇江的第一印象是:开朗、温和。


  采访他时,记者一上来就说错了话,“你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毕业了……”宫镇江没有打断,等说完,他才笑着说,“我是五年制的,虽然我现在大四了,可是还不毕业,所以接下来一个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还得照常上课和考试啊,哈哈”。


  宫镇江是口腔医学院2013级的本科生,山东大学优秀班长、自强之星,参加多项社会实践和公益志愿活动,在本科生期间,他“蝉联”三年国家奖学金,并荣获2016年校长奖学金。


  “我现在,也是半个过来人了。”


1.jpg

 

作为求知者的他


  “如何提高效率?其实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最重要的是要多请教老师、学长学姐,他们是过来人,过来人走过弯路,所以会有经验……”宫镇江侃侃而谈,在他看来,不必刻意去控制学习和课余活动的时间,提高做每一件事的效率才是最重要的。


  宫镇江在大一至大三学年中,学习绩点连续两次排名专业第一,一次排名第二。但这并不能概括他作为一名学习者的优秀。在大学,宫镇江在学习自身专业的同时,还学习了英语、计算机、公共营养和心理咨询方面的知识,考取了相应的证书。


  “现在比较看重的,是学习的能力和态度。”宫镇江在学习上有着执着的态度,对未来发展进行了清晰的规划。


  他说,“非专业知识对于我们个人的发展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广泛涉猎一些其他领域的东西,对于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视野都大有裨益,特别是那些跟我们自己专业领域有联系的知识。比如说我是医学专业,营养学、心理学这些方面的知识对于医学知识的学习很有益处,也能开阔我的视野,让我能从更多的角度去理解疾病与健康”。


  现在学习的知识不管有多么“非专业”,都会对人的长期发展产生影响。而宫镇江对“非专业”知识的学习中,也保持了理性的方向感。

 

作为志愿者的他


  宫镇江三年里参与了六十余次的志愿服务,他的志愿者生涯的开始于一个社团。“说起缘由,是我大一时有幸加入了公益性社团唐仲英爱心社。那里对我影响很大。”


  唐仲英爱心社的宗旨是“服务社会,奉献爱心,推己及人,薪火相传”,宫镇江一直铭记于心,不管在社团里,还是在班级、学生会中,他都会优先选择志愿服务类的活动。


  “每次做志愿者,我都很有成就感,不论是辅导小朋友学习,还是到社区走访一些老人,都能让我得到很大的满足,因此我一直热衷于做一名志愿者。”抱着这样的初衷,三年来,宫镇江的志愿经历十分丰富。


  2014年和2015年,宫镇江到商河县胡集中学、商河县沙河中学支教共计23天,期间帮助多名初中生解决成长过程中的问题,与他们成为了好朋友,至今还与他们保持联系。


  2015年8月,宫镇江作为安保组志愿者参加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得到团省委、山东省青年志愿者协会的表彰。


  他曾带领班级同学到济南市英雄山纪念馆做志愿服务,并多次到趵突泉社区做爱心家教,到齐鲁医院门诊部、到泉城路志愿者服务岗做志愿者。


  谈起印象最深刻的志愿服务,宫镇江认为是支教的经历。“那些日子,每天都要陪着孩子们上课、活动,还要准备节目表演。虽然每天都很累,但是孩子们都很努力,一直在进步,每天听到他们叫我老师,我特别欣慰特别感动,希望能一直陪着他们,看着他们越来越成熟。”

 

作为创业实践者的他


  近些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学生创新创业毫无疑问是个热词。


  宫镇江曾作为第一作者参加2016年山东大学“创青春”创业大赛并获得银奖,作为第一作者参加第十五届“挑战杯”山东大学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并获得校级一等奖。


  针对创新创业,宫镇江强调了两个词,观察和团队。


  “创新创业的素材源于我们的知识面和对生活的观察”,宫镇江以设计多功能牙线棒为例,“我在使用牙线棒的时候发现了它的某些不足之处,进而有了改变它的想法”,经过多次改进,“多功能牙线棒”获得了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另外一个词,团队,宫镇江所说的团队并不只是团结,而侧重在内部碰撞和交流。“有了想法要多多与他人交流,思想的碰撞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新意,一个团队的能量要远远大于一个人”。

 

  

  采访的最后,记者和宫镇江聊到了就业和考研的选择。


  宫镇江思考了一会儿,“首先这要看自己的职业规划,先要了解自己以后要从事的工作。我个人的看法是,不管什么行业,多读书,终归没什么不好”。


  当问及大学有没有什么遗憾的时候,宫镇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觉得我没有去学习一项业余的本领来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比如说某一种乐器或是某一项专业运动;如果能重新过一次,我一定会去尝试更多的事情,寻找更多生活中的乐趣,比如说学街舞、加入合唱团;或者是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比如说跑一场马拉松”


  “不过”,宫镇江看了看窗外,“我不后悔,大学已经很充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