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勇心:不悔当初,一往无前

时间:2016-11-21 15:50:32 来源: 作者:孙梦晨 王一帆 编辑:

有些腼腆、不爱说话,这是记者对谢勇心的第一印象。

这个略略内向的大男孩今年刚刚结束了两年的部队生活,回归大学校园。微微有些黑的皮肤,是军队生活的印记。面对记者,他稍微有些紧张,直至谈起刚刚结束的部队生活,他才慢慢放松,话也渐渐多起来。被问及参军的原因时,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开始是家里人提议的,而那段时间自己处在一个迷茫的时期,成绩不理想,状态不好,也想要改变一下。

20149月份,谢勇心来到广西,成为一名人民解放军战士。初来乍到有些紧张和迷茫的他,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部队生活。与之前两年松散的但又五光十色的大学生活相比,部队的节奏显然要紧张太多,也枯燥太多。开始训练后,谢勇心就发现自己的体能与其他人相比实在太差了,根本适应不了训练的强度,这让谢勇心有了不小的压力。尤其是在新兵连的三个月,训练的疲惫和对亲人的思念都折磨着谢勇心。

在部队,不少训练都要计算集体的成绩,体力差的自己总会成为那个拖累集体成绩的人。他坦言,那段时间压力非常大,加上长时间的训练并没有带来体能上的显著进步,让他更加难过。为了不给大家拖后腿,他只有不停地催促自己、不停地加快自己的步伐。他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坚持,每天都疲惫至极,就算累得狠了,也会默默咬牙坚持下去。正所谓苦心人,天不负,就这样过了大半年,他终于适应了训练的强度。“当时就有一个想法,毕竟是自己选择的路,我觉得就是再艰难也得认真走下去。”他说。

在新兵连度过了三个月以后,谢勇心成为了一名通信兵。通信兵主要负责部队的军事通信的任务,对技术性、专业性要求比较高。谈到自己的专业,谢勇心有些害羞地说自己的专业还是比较好的。“不过当然,如果部队去露营的话,通信兵也是要全副武装的,同时还要负责通信器材,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作为一名大学生,他在部队中文化素质相对较高,有时候也会被安排写一些文章。回忆起部队里的生活,谢勇心有些感慨,两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尽管辛苦,却极其难忘。在被记者问到在部队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时,他不假思索道:“全副武装。”然后笑了笑又补充道:“最苦的时候印象最深。”带着步枪、背包、头盔等等四五十斤重的东西越野训练,就是他们的全副武装。谢勇心回忆起当时的训练:“因为是团队一起行动,所以跑得快的人要帮跑得慢的人扛枪。”而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可以帮战友扛枪了。从拖后腿到可以帮助战友,这一段路他用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才走完,这样的成长不算迅速却足够称得上斐然。

在一点一点的磨练中,他渐渐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军人的责任与无奈。两年的时光他没有回过一次家,即便是中国人最看重的象征团圆的春节,也是在军营度过的。背井离乡的他和战友们,只是偶尔与家里人通通电话,聊聊自己的近况。离家的人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当外面的世界欢庆佳节时,军营里常常要战备,这是作为一名军人的责任。在这两年中,他明白了什么是服从命令,什么是承担责任。

在两年的部队的生活中,战友情谊是这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回忆起战友们,他说给自己最大帮助的就是自己的班长。两年前的谢勇心是内向的、不善言辞的,在众人面前讲话会放不开,而班长给了他很多机会来锻炼自己,并且还在思想上引导他,给了他不少的支持。当他退役的时候,有不少战友依旧留在部队,与他们分别的时候心情是很沉重的,那是只有部队才能带来的感觉,是体会过的人才懂得的滋味。

现在,有时他也会怀念在部队里的时光。

重回校园生活的谢勇心是物理专业一名大三的学生。说起两年的部队生活对自己的影响,他说自己不止身体健康了许多,还收获了信心。在烈日炎炎大汗淋漓中,在体能的慢慢提高中,在完成五公里负重时,在帮战友扛枪时,他感受到的都是满满的自信。用这两年的时间,他用行动证明:只要你想做一件事,一定可以成功。回到学校的他面对两年未曾学习过的专业感到有些吃力,但是他有信心可以慢慢地重拾学习,也有足够的毅力去面对将遇到的那些困难。穷且益坚,这是他在这两年学会并永远不会忘记的。

在记者问到“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还会同意家里人的提议去参军吗?”时,他点了点头,“会”,而后又补充道,“尽管当初没有想过,但是我从不后悔成为一名军人。就算再来一次,我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